欢迎浏览中国储能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电力现货市场  返回

中国-东盟电力互联下的老挝电力市场

作者:樊湖波 来源:能源杂志 发布时间:2020-05-07 浏览:
分享到:

近年来,众多中资企业在老挝电力市场中遇到了工程款拖欠、发电费用结算拖欠等严重影响现金流的难题。造成这一切的原因是什么?中资企业又该如何应对?

文 | 樊湖波

中国-东盟电力互联互通作为我国“一带一路”倡议和中国-东盟区域经贸合作的重要体现,一直以来都是各方关注的热点。自2004年南方电网投建的中越跨境电网开始,经过十几年的发展,截至2018年,中国已与东盟(主要是澜湄区域)国家累计电量交换达567亿千瓦时。

中国-东盟电力互联互通不仅符合双方电力互济的客观事实,也同时为推动区域内能源安全,促进区域内能源的优化配置,实现经济社会的共同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

在中国-东盟电力互联互通中,老挝由于地理位置、国家关系等方面的原因成为关键的支点。老挝也提出了建立东盟“能源基地”和中南半岛“蓄电池”规划,吸引了包括南方电网、中国电建等在内的中资电力企业进入老挝电力市场。

但是,近年来,中资企业在老挝也遇到了工程款拖欠、发电费用结算拖欠等严重影响现金流的难题。本文将通过分析老挝电力市场的组成、特点,探索中资企业的应对之道。

老挝:中国-东盟电力互联互通的关键支点

第一,优越而独特的地理位置。老挝位于大湄公河区地中心位置,是唯一与中南半岛五国(泰国、柬埔寨、中国、越南、缅甸)均接壤的国家,也是与中国陆地连接距离最短的东盟国家。由于电力传输的特殊性,老挝天然的中心地理位置为中国在东盟区域内开展区域内电力互联互通提供了天然的支点。

第二,中老两国良好的双边关系。老挝是社会主义国家,历来与中国保持良好关系。政治上,2019年,中老最高领导人签署了《构建中老命运共同体行动计划》,该计划是我国与他国签署的第一份命运共同体计划,里程碑意义极大。

经济上,中国是老挝最大的债权国、直接投资来源国以及第二大贸易伙伴。著名的中老铁路项目不仅是我国第一个与中国铁路网直接联通的境外铁路项目,也是老挝国家战略——“陆锁国”变成“陆联国”的关键。

人文上,中老文化交流密切。近几年来,中国旅客一直占据老挝外国游客数量第一,而赴中国旅游,留学的老挝人也逐渐增多。老挝整体和谐的社会氛围为中国人和中国企业提供了良好的社会环境。

第三,老挝参与东盟区域内电力互联互通的良好基础。老挝凭借其大量水电装机以及较少的国内电力需求,一直以来为泰国、柬埔寨等东盟电力需求旺盛国家提供电力供给。2018年,东盟区域内跨境电力交易量中,与老挝有关交易占比超过65%。早在2016年,首份东盟区域内电力互联互通协议中,老挝便扮演着关键的电力出口国角色。

目前,老挝已和泰国签署6000兆瓦的电力出口协议,和柬埔寨签署115兆瓦的电力出口协议,和泰国及马来西亚签署老-泰-马新能源整合计划中的100兆瓦电力出口协议,和中国及越南签署中-老-越5000-6000兆瓦输电计划协议,和缅甸商谈约500兆瓦的电力出口规模。可以说,老挝是东盟以及澜湄地区电力互联互通的十字路口。

因此老挝不仅将成为东盟及澜湄区域国家稳定的电力保障和电力跨境输送的关键节点,也是中国与该区域以及东盟各国实现电力互联互通的跳板。

中资企业在老挝电力市场现在如何?

自老挝提出建立东盟“能源基地”,中南半岛“蓄电池”的规划以来,众多中资电力企业也积极参与到老挝电力市场的发展中,其中不乏中国电建,中水对外、南方电网、葛洲坝集团等大型电力央企。

凭借着过硬的工程技术和高效的管理能力,中资公司一举拿下了诸多例如南欧江梯级水电站、老挝北部电网、老挝万象电网升级等重要关键项目,中资企业已经成为老挝电力市场建设的主力军。

但随着市场的发展,中资企业近几年开始遇到困难。比较常见的是工程款拖欠、发电费用结算拖欠等严重影响现金流的情况。不难发现的是,所有矛头都直指老挝负责国内电力投资、输配电管理的唯一国有大型企业—老挝国家电力公司(Electricite Du Laos,下简称EDL)。

无可奈何的官方选手

老挝电力行业的三大环节中仅在发电环节开放了第三方参与,而正是第三方也就是IPP(Independent Power Producer)和SPP(Small Power Producer)让EDL苦不堪言。在老挝全国约7000兆瓦的装机中,直接对外出口的IPP(e)占比为64%,对内销售的IPP(d)以及SPP为24%(其中SPP占比非常小),EDL体系装机仅为约12%左右。

由于当初吸引外来资本的政策过于宽松,IPP(e)一般跳过EDL直接与泰国等邻国用电方直接签约,因此EDL几乎无法对其进行管理或分享其收益。作为老挝第一大产业,2018年电力出口为老挝贡献了约14亿美元的收入,而EDL仅占其中的约10%。也就是说,大部分电力出口收入都被第三方赚走了。

既然电力出口这条路赚不到钱,EDL在国内表现又如何呢?2018年,老挝国内电力需求仅为1000兆瓦,相对于对内供应的约2520兆瓦装机,国内供大于求情况明显。由于EDL和IPP(d)以及SPP签署了照付不议的PPA协议,2018年,EDL向装机规模约1600兆瓦的IPP(d)及SPP合计购买了约62亿度电,加上EDL持有的920兆瓦的电站发的约31.8亿度电,再减去EDL向邻国共出口的26.3亿度电,相比老挝国内约56亿度的电力用量,EDL至少白白为11.5亿度电付出了成本却没有获得任何收益。

也就是说,EDL目前面临着对内和对外两重问题。对内,由于国内电力需求的疲软,EDL为国内电力供给过剩承担了许多不必要的成本。对外,由于出口市场已大量被私人电站占据,EDL盈余的电力无法形成出口为其带来收益。可谓是既没“开源”也没“节 流”。

赚不到钱的垄断国企

基于当前的市场情况,EDL的财务表现又如何呢?我们可以通过与泰国国家电力局(Electricity Generating Authority of Thailand,下简称EGAT)一探究竟。

和EAGT作对比的原因主要一是泰国目前是东盟特别是澜湄地区里电力市场发展较为成熟的国家。二是由于老泰之间无论是在经贸、文化以及电力交易合作上都是有着密切的联系。三是EGAT作为泰国最大的电力企业,近几年经营稳定,是老挝以及周边国家电力企业的标杆。由于EDL和EGAT的资产规模以及营收体量差距较大,我们选取一些百分比的参数进行比较,详情如下:

从上表可以看出,整体而言,EDL整体的经营能力和邻国兄弟国家泰国的EGAT还有较大的差距。高负债,高成本支出使得EDL这几年现金流吃紧。作为老挝国内输配电的管理者和项目施工业主,拖欠EPC工程款,拖欠电站电费的情况也自然成为“家常便饭”。

中资企业能否看到希望?

老挝电力市场发展的希望其实仍然很大程度上依赖于EDL未来的经营情况。笔者认为,EDL未来成长的空间仍旧可以期待。

一是EDL已经实施了一系列的控制运营成本的手段。据悉,随着老挝纪委的进驻,未来工程造价虚高、腐败等造成的成本过高的问题将会得到一定程度的改善。

二是EDL已和柬埔寨签署了前期约200兆瓦售电协议,预计2021开始正式送电。由于老挝南部目前几 乎没有直接对外出口的IPP(e),因此EDL在南部对柬埔寨的电力出口中有较大控制力,对柬埔寨售电将为EDL带来直接收益,据悉每年收益将超过1亿美元。

三是大部分IPP(d)以及IPP(e)的特许经营协议将于 5-10年内陆续到期,届时权益将交由EDL进行管理。对于EDL而言,不仅未来将逐渐掌握全部老挝境内电力出口收益,并且能进一步提高供给调配能力,降低成本,形成良性循环。

四是随着2021年中老铁路的通车以及老挝经济社会的持续发展,老挝国内工业等电力需求大的行业将得到进一步发展,进而带动国内电力需求增长,缓解目前老挝市场整体供大于求的不平衡状况。

对中资企业在老挝电力市场发展的建议

《中老命运共同体行动计划》中已明确指出要深化中老电力合作战略伙伴关系,加强两国电力合作。因此,就高层战略而言,我国仍将在政策层面上保持对老挝电力市场发展的大力支持。对中资电力企业而言,坚定对市场未来发展向好的信心,以发展的眼光看待当前市场困境是首当其冲。

其次,在项目选择方面,应尽量避免电站等电源点项目,加强对关键跨境电网以及国内主干电网的关注,这些项目的最终目的都是为了加快提升EDL电力出口规模以及输配电能 力,进而强化EDL自身经营能力。

最后,要做好公司自身现金流管理,建立一定的风险防范机制,以防止未来5-10年EDL因经营困难而造成的现金流短缺问题。另外,中资企业也应积极加强与中资银行的协作,合力为老挝电力市场的长期发展做好充足资金准备。

关键字:电力市场

中国储能网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储能网:xxx(署名)”,除与中国储能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者单位如需转载需注明来源(中国储能网)。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储能网)”的作品,均转载与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但并不意味着中国储能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以及引用的图片(或配图)内容仅供参考,如有涉及版权问题,可联系我们直接删除处理。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版权问题与本网无关,想了解更多内容,请登录网站:http://www.escn.com.cn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