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浏览中国储能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市场二级 > 新能源汽车市场 > 智能汽车  返回

自动驾驶“泄密”跨国缠斗:特斯拉诉小鹏谁是赢家

作者:中国储能网新闻中心 来源:财经网 发布时间:2020-05-31 浏览:
分享到:

特斯拉(NASDAQ: TSLA)起诉小鹏汽车员工曹光植“商业窃密罪”一案有了最新进展。

美国加州当地时间5月27日,针对小鹏的反对动议,美国北加州(United State District Court Northern District of California)法院认为:小鹏需提交自动驾驶源代码,但是双方要会面商议再决定是否交由中立第三方调查。整体而言,法院对双方的诉求予以部分支持、部分驳回。

案件还要从被告曹光植说起。曹光植先后在特斯拉和小鹏汽车供职,在从特斯拉离职前,曾将自动驾驶相关技术文件下载到个人电脑,而后特斯拉以“商业窃密罪”对其提起诉讼。小鹏作为曹光植的现雇主,以第三方的身份配合相关调查。

小鹏和特斯拉最近一次争议的焦点,是双方对于小鹏提交调查资料的范围没谈拢。

在特斯拉最新的调查请求中,小鹏需要披露自动驾驶源代码、所有员工的电脑文件备份、员工张晓浪的相关资料等近30项内容。对此,小鹏认为调查内容越界了,指责特斯拉“霸凌”,并向美国当地法院提出反对动议。5月27日,美国当地法院法官Vince Chhabria 批准了小鹏反对动议的部分内容。

“小鹏赢了这一仗吗?很难说。虽然暂时不用交出特斯拉所要求关于张晓浪的信息,但是毕竟源代码才是这个案件的重中之重。”美国云杉律师事务所Robin Cheng律师对《财经》记者表示,接下来双方律师争论的重点应该是,选用哪个第三方来检查源代码。

对于目前的结果,小鹏汽车向《财经》记者独家回应称:“小鹏的立场始终是同意向中立第三方提供源代码以供调查。(法院指令)符合预期,我们对此次结果表示满意。”

截至发稿,特斯拉和本案被告曹光植方未回复《财经》记者的置评请求。

特斯拉和小鹏,一个是新能源汽车巨头,一个是造车新势力,两者的知识产权纠纷必然受到行业内。对于车企们来说,更深的焦虑点在于,如何在人员频繁流动的当下降低知识产权纠纷的风险。

各打五十大板的法院指令

指令中最受人的部分无疑是小鹏的自动驾驶源代码。法院命令,小鹏依旧需提交自动驾驶源代码,但是双方要会面商议再决定是否交由中立第三方调查。

对此,小鹏方面独家回应《财经》记者称,小鹏的立场始终是同意提供源代码,并坚持由中立第三方调查。在小鹏提出反对动议前,双方就已经对中立第三方调查源代码达成一致意见,后来因特斯拉提出了其他“越界”要求,小鹏才在反对动议中表示拒绝公开源代码。

根据小鹏汽车的说法,特斯拉此前的“越界”要求主要体现在两方面:一是要求提交曹光植所属公司XMotors之外的中国高管的电脑文件备份,二是要求提供“张晓浪案件”相关资料。

张晓浪曾是小鹏员工,身陷类似的跨国知识产权争端。公开报道显示,张晓浪曾任职于苹果公司无人驾驶研发团队,2018年离职后加入小鹏汽车,入职当月被前雇主苹果公司以窃取商业机密罪起诉,称其离职前将一份自动驾驶汽车的机密设计图下载到个人电脑上,并试图离开美国。张晓浪最终在机场被捕。小鹏汽车曾表示对张晓浪窃密事宜不知情。

根据法院命令,小鹏汽车须向特斯拉提供所要求的相关源代码,但是否由独立的第三方调查,采用哪个第三方还需双方进一步商议;小鹏汽车须向特斯拉提供此前要求的相关人员的电脑文件备份,但范围仅限于美国XMotors的工作人员,并不涉及小鹏国内高管。此外,特斯拉要求小鹏和张晓浪提供“张晓浪”案件的相关资料的要求被法院驳回。

“张晓浪的资料确实不需要提供,现阶段不能建立和本案的实质性联系。”对于特斯拉的部分调查请求遭到驳回,Robin Cheng律师向《财经》记者分析道。

Robin Cheng律师认为,特斯拉所寻求的证据材料范围太宽泛,甚至包括了现在政府所没有掌握的信息。由于曹光植现阶段有FBI的刑事案件正在审理,所以一旦接受特斯拉的请求,张晓浪可能会被迫指认和做出更多不利的证据,从而影响到曹的刑事案件审理。

此前小鹏汽车多次为本案提供相关材料,诸如曹光植工作电脑的文件备份、相关邮件短信往来、截至2019年3月21日前小鹏汽车的相关源代码等。

但特斯拉希望小鹏汽车能供出更多。特斯拉两次向小鹏汽车发送法院传票,要求出示更多的资料以便调查,包括披露自动驾驶源代码、上交硬盘中相关信息的法证图像等。

跨国缠斗一年有余

特斯拉和小鹏汽车的这场因诉讼而起的缠斗已经持续一年多。虽然小鹏汽车只是曹光植案件的第三方,但由于曹光植作为小鹏汽车的现员工和直接利益相关人员,使得这个新东家很难“撇清”。

2019年1月,曹光植离开特斯拉,加入小鹏汽车,负责自动驾驶视觉感知相关业务。

在曹光植入职新东家两个月后,特斯拉将这名前员工起诉至美国法院,理由是窃取自动驾驶商业机密。特斯拉称,曹光植备份了包括Autopilot和神经网络等存储库的源代码信息,将超过30万份文件上传至个人iCloud账户。除了曹光植,特斯拉在此次“窃取商业机密”的诉讼中还同时起诉了另外四名前员工。

2019年7月,曹光植承认曾下载储存特斯拉技术文件,但在离职前删除了这些文件,否认以任何方式将其转给小鹏汽车。小鹏汽车也发布官方声明,在2019年3月22日获知曹被起诉之后,就立刻接管了曹的工作设备作证据保全,并展开第三方调查,结果显示没有任何特斯拉的信息被转移到小鹏汽车的系统中。

时间来到今年,特斯拉和小鹏的关系进一步紧张。

2020年1月7日,特斯拉向法院提出动议,要求扩大调查范围,并再发传票要求小鹏汽车提供信息。同一天,曹光植提供法庭证词。

3月底,小鹏汽车向美国法院提出反对动议,要求撤销特斯拉扩大调查范围的决定,同时表示曹光植被起诉后就处于休假状态至今,期间被禁止访问和修改任何源代码。

“美国民事诉讼程序里有很多针对取证的规则,有时候两方就证据是否应该采纳不能达成一致,需要由法官来做出决定。”Robin Cheng律师向《财经》记者解释道。

4月25日,小鹏汽车通过媒体发布声明,对特斯拉提出的诸多无理要求表示拒绝,“自诉讼至今为期一年的时间里,特斯拉所极力表现出来的一切尝试,都显示出对一个年轻竞争对手明显的霸凌行为。”

5月27日,美国法院对此作出指令,对双方诉求各有驳回。

知识产权争端,造车新势力共有的痛

车企之间的知识产权纠纷不止发生在海外,也不止发生在小鹏和特斯拉。

2019年9月,吉利汽车以侵害知识产权为名状告威马的纠纷案在上海开庭。据悉,吉利要求索赔金额达21亿元。这是国内车企的首例知识产权纠纷案,也是国内车企要求索赔金额最高的案件。

由于知识产权本身的技术性,对于涉及的具体内容,双方并没有过多提及。但是吉利和威马的人员关系却值得思考。根据公开资料显示,包括威马CEO沈晖、CFO张然、COO徐焕新在内的核心成员,最初都来自吉利。

一个无法忽视的事实是,随着车企之间的竞争加剧,员工之间的相互流动已经稀松平常。相应的,涉及无人驾驶、软件研发等方面的知识产权纠纷也会逐渐增多。

如何界定“窃取商业机密”,保护企业的知识产权,成了悬在每个车企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根据《反不正当竞争法》的规定,国内“窃取商业机密”的界定要看两个方面。一是要看权利人的技术信息是否符合构成商业秘密的条件,二是要看涉嫌侵权的人获取相关信息的途径是否正当。如果是通过盗窃、欺诈、电子侵入等不当手段或者违反保密义务获取的,往往是构成侵权的。

但在实际过程中,员工的流动往往对律师的界定工作带来较大挑战。究其原因,浙江京衡律师事务所知识产权委员会的吕达松律师告诉《财经》记者,首先,商业秘密要符合秘密性、保密性、价值性,律师需要及时为车企制定有效的商业秘密制度;其次,部分员工是带“艺”入职,导致企业的技术信息的权利来源难以掌控;再次,员工的大量流动也会加大企业的知识产权风险审查成本;最后,员工在多个企业工作,会给律师的取证造成障碍。

对此,吕达松律师建议车企应提早进行知识产权的布局,占得先机;其次要合理评估人才引进风险,建立风险隔离制度,因为违法挖人除了民事诉讼风险,还有刑事风险。

对于有跨国打算,计划在美国发展的造车新势力,Robin Cheng律师也给出了自己的建议:“美国法律体系是相互交织的,这种交织,很容易从一个小的事端,发展成一个大的案件。跨国车企第一要完善自己的知识产权使用;第二是要对美国法律,特别是看似不相关的,比如国安法、反腐败法有个全面的了解,以便综合考量法律风险。”

关键字:自动驾驶 新能源汽车

中国储能网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储能网:xxx(署名)”,除与中国储能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者单位如需转载需注明来源(中国储能网)。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储能网)”的作品,均转载与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但并不意味着中国储能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以及引用的图片(或配图)内容仅供参考,如有涉及版权问题,可联系我们直接删除处理。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版权问题与本网无关,想了解更多内容,请登录网站:http://www.escn.com.cn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