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浏览中国储能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电力现货市场  返回

容忍用户“双签”的安徽电力市场今天“亮剑”了

作者:中国储能网新闻中心 来源:享能汇 发布时间:2020-06-24 浏览:
分享到:

6月23日,安徽电力市场取消了23家二级用户2020年直接交易资质。

这一行政通知发布于安徽电力交易中心官方网站,全名《关于取消二季度入市部分二级用户2020年交易资格的通知》(下文简称《取消通知》(见下图通知全文)。据悉,这23家用户被取消今年交易资质的真正原因是“双签” ——即与两家售电公司同时签订代理合同,同时提交给交易中心。

处理结果今天一经发出,安徽省售电公司们纷纷鼓掌转发,提示自己的用户要做好风险防范。

那么,这一交易中心的“亮剑”行动,

为何在安徽市场引起轩然大波?

双签用户是否合规?

安徽市场取消双签用户2020年直接交易资格,是罚轻了,还是罚重了?

带着上述问题,享能汇电访了安徽市场售电主体,以及熟悉售电业务的法律人士。

1.2019年安徽电力市场“ 双签” 用户数量占比惊人

“2019年年底底,安徽省双签的用户有1300家,数量十分惊人。”  安徽省售电公司代表胡八一表示。

售电公司和用户应严格执行一对一绑定,用户与多个售电公司签订代理协议,这在其他省应该是明令禁止的,一旦出现就退出市场,但有没有可行的“双签”?我们翻看2020年浙江省中长期交易规则,也发现“ 双签” 迹象:

电力用户应分电压等级分户号计量。同一个工商营业执照,有多个不同电压等级户号的电力用户,按照户号分别参加交易。如计量点存在居民、农业等与工业电量混合计量的情况,应在合同中明确拆分方法。为统计售电企业月度电量的偏差,应按照电网企业、售电企业与电力用户签订的三方购售电合同中明确的计量点,做汇总统计。

此“双签”却非彼“双签”,浙江省所谓“双签”,其实是允许一家公司拆分成两个户号参与市场交易,等同于两个电力用户分别去签约代理,电量没有重合,代理两端依然是一对一的关系。

而安徽省的“双签”, 却是实打实的“一女二嫁”,重复录入用户电量。据悉,2019年安徽市场的双签电量高达40亿左右,甚至有的用户还做到了“三签”、“四签”。

2.为何“一女二嫁”在安徽省的比例这么高?

这要回到2019年6月,国家发改委印发《关于全面放开经营性电力用户发用电计划的通知》(以下简称《放开通知》)。通知明示,各地要统筹推进全面放开经营性电力用户发用电计划,支持中小用户参与市场化交易。可结合本地区电力供需形势,针对全面放开经营性电力用户发用电计划设定一段时间的过渡期。”

《放开通知》以“坚持规范有序稳妥”为第一原则,强调中小用户既拥选择权,也有放弃选择权,“中小用户需与售电公司签订代理购电合同,与电网企业签订供用电合同,明确有关权责义务。”

售电市场确实长期存在一个“游戏法则”:大用户归电厂,中小用户是售电公司的天下。

《放开通知》发布后,的确掀起售电公司代理高潮,2019年年底,也就是文件所说的“过渡期”内,安徽省电力用户数量为13000家,“双签”用户占比居然高达10%。

3.“双签” 究竟如何被合理录入交易中心系统呢?

2019年11月底,享能汇发布《发电侧涨价1分钱——还原一个真实的安徽市场》分析,就有个别售电公司抱怨交易中心的失职,“ 用户与多个售电公司签订代理协议,在安徽市场依然存在,还有很多皮包公司,人数根本不符合售电公司准入标准。交易中心可能也就抽查过两次,查到一两家,其他的还在正常运作。”

理应起到市场监管作用的交易中心为何既不管用户,也不管售电公司?“双签” 究竟是怎么发生的呢?

“售电公司向交易中心递交合同之后,就已经知道哪些客户是双签的了。” 某安徽市场负责人王胖子解释:“ 但是交易中心不会管的,这事儿就由“被双签” 的两家售电公司在交易中心协商解决。”

在安徽,这个场外协商的方式,被成为“ 双签协调”。

“比两家售电公司都签了同一个客户,两个公司就派代表王胖子和陈玉楼,在规定的用户合同绑定截至时间前的2-3天,去交易中心碰头解决这个事儿,协商得好,就有一方撤回合同,那么双签这个事情就解决了。”

但对王胖子来说,双签协调是得罪人的事情,得罪同行,得罪代理,得罪客户。“今天通知出来之后,售电公司都松了一口气。这就意味着,不需要再做双签协商了。”

女售电人雪莉抱怨,“双签协调存在很大的风险,去年和另一家售电公司已经达成了撤销的共识,但交易中心系统里搞错了,结果用户被莫名其妙撤销当年交易资质。”

4.今天的双签即“枪毙”,对用户是否罚重了?

取消双签用户直接交易资质,具体是指一旦已经录入系统的用户,再次提交二嫁的合同,不再享受后期“ 协商” 的缓冲,直接取消2020年交易资质。

也就是说,售电公司也不再需要负责为了“撤回”而谈判,违规责任从售电公司转移给了用户自己。

那么,该处罚对用户是否严格?

其实不然,《取消通知》明确规定,取消的是代理双签用户2020年直接交易资质,继续以平价交付2020年电费,而非退市,只不过无法享受今年的市场价差红利而已。2019年国家发改委的《放开通知》也对中小用户提到过渡期的保护措施:

针对选择参与市场化交易但无法与发电企业达成交易意向的中小用户,过渡期内执行原有购电方式,过渡期后执行其他市场化购电方式。

售电公司代表老洋人表示,“外省售电市场碰到过同样的案例,售电公司走司法程序,把用户告上了法庭,胜诉后获赔当年度合同约定利润。而安徽市场是保用户的。去年也有同样的双签案子,售电公司走了司法程序,告用户违约,法庭判决用户败诉,但据了解,由于用户不服,这个案子最后怎么执行的,却有不了了之的意思。”

5.过度保护用户,是否是交易中心的一厢情愿?

老洋人接着说,“安徽市场确实存在太多‘心狠‘的售电公司,让交易中心不得不偏向用户。”

安徽市场的客户的地位之高,流转率之高,也让乙方市场研究出了“宰客”自保的方法。

“有的售电公司知道自己的客户下一年不续签了,就把年底双边偏差都推到这些不续签的客户,尤其是去年年底多买了电量的售电公司,就故意让不续签的客户多报,客户一个月要罚好多偏差考核费用。”

“今天发布取消用户交易资质的通知,我认为对双方来说,都是警示,这次只不过没法享受电价优惠,惩罚算是轻的了,如果按照严格的,禁止进入市场,执行1点几倍的电价怎么办?对用户来说,放下单纯的甲方思维,认认真真找靠谱的合作伙伴才是王道。”

6.法律人士怎么说?

享能汇第一时间联系了电改专家阳光时代律师事务所的鹧鸪哨律师。鹧鸪哨立刻以2019年3月的另一个佛山市的“ 一女二嫁”案例为例,展开分析:

案情:某用户“先与A售电公司签订合同,委托A提供购售电服务,后又与B售电公司另行签订同类型合同并在交易平台与B进行注册和绑定,导致在电力市场交易规则下,与A公司的合同无法实际履行。

判决结果:用户被认定根本违约,B售电公司获赔预期长协收益损失138万元(合同得以实际履行情况下的应得收益)。

这个案例和安徽的“双签一致,用户在《购售电合同》依法成立并生效的情况下,与案外人B签订购售电合同,并在电力交易平台进行了注册和绑定,严重违反合同约定,已经构成了根本违约。从法律角度来说,售电公司应重视用户风险防控。抢电量、抢用户是市场竞争的表现,但更应该注重用户的质量,客户质量在成熟的电力市场是重要于客户数量的,这将会是决定盈利的关键因素。

另外,鹧鸪哨认为,必须重视背景调查。电力体制改革进入深水区,配套的监管将会更加严格。售电公司对用户质量的把控将可能决定盈亏,甚至存亡,如有必要尝试利用有电力行业背景的法律机构做尽调。

7.享能汇观点

安徽交易中心此举,是市场监管职责逐渐到位的表现。但时至2020年年中才发挥作用,不免令人唏嘘此前职责的缺失。

自2015年电改以来,售电市场开放,企业之间的发电行为和用电行为以具有约束性的合同形式确定下来。另外,电力市场的主体不断丰富起来,其中最具有代表性的新兴市场成员就是民营资本注册成立的售电公司,这些售电公司也吸纳了电力行业以外的从业人员参与,售电市场的从业人员对与电力行业文件的理解也因为背景不同而存在差异。综合上述原因,售电市场不免发生各种合同纠纷,究其原因,一是因为相关的法律条款缺失,仅仅只有行政文件能提供证据;二是电力行业的专业性极强,目前的普通法无法完全适用于该领域。

顶层需要什么样的法律体系?电力交易中心混改进展如何?作为监管机构如何正当行驶职权发挥作用,市场需要什么样的售电公司,用户应该如何正确认识市场化进展,都是摆在市场主体面前思考的课题。

关键字:电力市场

中国储能网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储能网:xxx(署名)”,除与中国储能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者单位如需转载需注明来源(中国储能网)。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储能网)”的作品,均转载与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但并不意味着中国储能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以及引用的图片(或配图)内容仅供参考,如有涉及版权问题,可联系我们直接删除处理。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版权问题与本网无关,想了解更多内容,请登录网站:http://www.escn.com.cn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