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浏览中国储能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首屏 > 深度观察  返回

退潮之际,且看造车新势力众生相

作者:王金玉 来源:中国汽车报 发布时间:2020-07-07 浏览:
分享到:

近日,博郡汽车创始人黄希鸣发表公开信称,博郡汽车已经遭遇严重的经营困难,将重新定位公司的商业模式;赛麟汽车在经历了内部员工实名举报之后,一纸封条将它变成了过去时;拜腾汽车自去年始便频传裁员欠薪风波,近日更是传出其北京办公地点已经退租、员工待岗的消息……

6月,我国乘用车市回暖,但这一切与造车新势力并无多大关系。它们没能走出那个阴霾笼罩的刺骨寒冬,它们面对的可能是更长久的黑夜。

受资本退潮影响,一些造车新势力已经濒临死亡;少数几家头部企业突围的势头强劲,但后力如何目前还无法判断;大多数造车新势力似乎沦为“鸡肋”企业,处于“半死不活”的生存状态。退潮之际,造车新势力这一群体的内部分化日趋明显。

首批倒下的“先驱”

从7月1日开始,拜腾中国全面进入停工停产阶段。6月30日,拜腾中国区人力资源部向拜腾中国区全体员工发出停工停产通知书,宣告拜腾中国全面进入停工停产阶段,8月起,拜腾将只支付员工基本待岗生活补贴,并鼓励员工主动离职。继博郡全员待岗之后,又一家造车新势力进入全员待工的停工停产阶段。

同样在6月30日,博郡位于上海闵行区的办公地点被查封。尽管博郡汽车创始人、总经理黄希鸣承诺:“无论花多大精力,无论遇到多大困难,我都会待在国内,全力以赴保障大家的合法利益。与此同时,我也会号召管理层尽可能帮助员工解决就业等问题,积极解决目前的困难。”但事实上,博郡已无太多机会“历劫重生”了。

同样被法院查封办公场所的还有赛麟汽车。6月23日,江苏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江苏赛麟汽车科技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的全部资产进行了查封。据悉,此次查封是因为南通嘉禾科技投资开发有限公司起诉赛麟借债一案。自前法务人员实名举报赛麟汽车事件之后,赛麟汽车在经历了发不出员工工资,赛麟董事长王晓麟滞留美国无法回国等闹剧后,其也进入了退市倒计时。

表面上看,这三家造车新势力之所以成为首批“倒下”企业的原因是资金链断裂。就像黄希鸣公开信中所言,在没有及时融到资的情况下,轻资产运营的博郡没有土地厂房可变卖资产解决员工实际问题。拜腾则直接“甩锅”给了疫情导致的融资困难,称“由于全球新冠肺炎疫情等因素的影响,公司融资及生产运营均遭遇了重大挑战。”王晓麟则称,因为前法务员工的举报,导致公司账户被冻结而无法给员工发工资。

事实上,疫情之下,融资困难的不只是这三家造车新势力,更不只是造车新势力这一群体。那么,为何是它们三家首当其冲,陷入绝境了呢?说到底,还是企业经营理念和战略规划出现了致命错误。

正如黄希鸣不得不承认的那样:“公司没有把握中国投资风向和做好资金整体规划和安排,导致博郡汽车未能进入新能源汽车产业的下半场。”

虽然这三家企业2019年都呈现不同程度的上升势头,拜腾甚至因为得到一汽的投资、获得生产资质一度成为当时的“四大造车新势力”之一。但是它们都未能尽早实现量产、上市新车。这就导致,一方面自建工厂投入巨大;另外一方面由于产品未上市,资金无法回笼,它的资金压力更大。在头部造车新势力已经迈过新车交付万辆大关之际,拜腾却迟迟未能入市,这也导致投资者对其丧失信心。因此,自去年开始,拜腾就出现了融资迟迟未能按时完成的问题。种种问题叠加,拜腾陷入停工停产也就无法避免。

而对赛麟汽车而言,它并不是特别缺钱,因为它的背后有地方政府支持。它之所以落到今日这步田地,与其创始人想空手套白狼有很大的关系。“一直觉得,这位就是直奔圈钱来的。”这是一位某部委工作人员私下对王晓麟的评价。从种种迹象判断,王晓麟这个美国华尔街的资本运作高手,似乎不是像他自称的那样“为圆中国超跑梦”而来。在王晓麟扰上一系列麻烦之后,赛麟汽车停工停产的局面也就无法避免。

没有存在感的“配角”

与拜腾汽车、博郡汽车、赛麟汽车的陷入僵局濒临死亡不同,有一大批曾经活跃过的造车新势力似乎“失踪”了。如:奇点、前途、长江、新特、正道、天际等。

截至发稿日,记者能查到的奇点汽车最近的一则消息是,其在6月被爆出获得一笔10亿元的融资,但这一消息很快被证明为“不实”消息。事情的真相则是其母公司智车优行5月9日获得来自珠海奥东投资有限公司和国厚资产的一笔未披露金额的投资。这则虚虚实实的消息让消失已久的奇点汽车再次进入公众视野。尽管这家造车新势力已经在8轮融资中获得170亿元的资金支持,但仍未实现车辆量产,甚至被频频曝出拖欠员工工资、资金链断裂的危机。未能在黄金期内量产上市是奇点汽车沉寂的最大原因。

随着创始人陆群被列入失信人名单、拖欠员工工资等消息的流出,前途汽车也早就被淹没在了造车大军中。在去年之前,前途汽车一直在各大车展高调亮相,造型漂亮的前途K50一次次成为车展上闪亮的新星。但自去年始,前途汽车开始缺席国内大型车展,品牌宣传活动也几乎停滞。去年年初,前途汽车母公司长城华冠从新三板退市。当时,业内大部分人猜测陆群是想退出新三板,转攻科创板,从而为前途汽车“输血”。而时至今日并没有任何前途汽车新三板上市的消息传出。在全年销量不足百辆的情况下,前途汽车“钱途”难料。显而易见,在新能源汽车还处于推广普及的阶段,前途汽车“纯电动超跑”这个商业定位是不太适宜的。

今年年初前首席营销官向东平的出走引来不少业内人关注,天际汽车创始人张海亮一定不会希望天际汽车会因这种事受到关注。事实上,向东平并不是天际汽车惟一的高管离职案例。高管出走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天际汽车目前的窘境。这家累计融资超过65亿元的造车新势力,因车辆迟迟未能交付已经被归类“要凉”的行列。在经历了电咖时代首款产品失败的经历后,改名换姓的天际汽车仍未能成功上岸。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曾经说过,造车新势力只有一次发牌的机会。显然,天际汽车并没有能够打好第一张牌。

近日,母公司五龙电动车(集团)有限公司的一则公告让消失已久的长江汽车再次进入公众视野。因五龙电动车的资产被转移,长江汽车的内讧、欠薪已成为常态。

新特汽车最近出现在公众视野,是其旗下出行公司新电出行获得山东三个城市的网约车牌照,而在造车领域已久无建树。

在过去的两年内,造车新势力的一大执念就是获得生产资质。但于市场而言,产品才是硬通货。消费者不会在意汽车是由新势力自建工厂生产还是由代工厂生产,他们在意的只有产品的性价比。产品不能“掷地有声”,生产企业自然难有存在感。

博出位的“中等生”

近日,随着首席执行官林密回归,云度新能源正式宣告开启二次创业进程。前几年,云度从最先量产上市的造车新势力逐渐沦为边缘造车新势力。在当前新能源汽车行业激烈的市场竞争中,二次创业的云度能否咸鱼翻身还很难说。

早在2017年10月,云度的首款车型π1即量产发布,并开始陆续交付。2018年3月,云度又推出第二款量产车型π3。但由于缺乏特色,这两款车型都未能获得太多市场认可,云度也未能建立起先发优势,渐渐沦为边缘造车新势力企业。

与云度经历类似的企业还有速达、敏安等早早就获得生产资质且有国资背景的造车新势力。它们因产品力不足,未能获得市场认可而被边缘化。这几家车企的首款车型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低端产品。产品缺乏特色、技术含量不高、价格相对较低。尽管当前小型纯电动汽车市场有抬头之势,但前几年,在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小型电动汽车却很难有生存空间,知豆的消失和众泰的没落就是最好的例证。

从理论上讲,造车新势力凭借技术含量不那么高、价格相对较低的首款产品迅速入市,这一打法并不算错。比亚迪、北汽新能源也是这样的打法。但云度、敏安、速达的问题在于后程乏力,没有产品迭代和升级,很难满足日益提升的消费需求,这就导致它们起大早却赶了个晚集。

与云度、敏安、速达同处于奋力游泳、努力上岸状态的造车新势力还有爱驰和哪吒。爱驰和哪吒虽没进入造车新势力头部阵营,但今年以来的表现却让人眼前一亮。

今年3月,哪吒U云上市。随后,哪吒汽车便开始了紧锣密鼓的渠道建设工作。今年上半年,哪吒汽车已经有8家直营店开业。5月,哪吒汽车上险量为1146辆。新车上市的第三个月,单月销量就能破千,对造车新势力而言,这是一个好的开局。“今年,汽车企业确实都挺难的。尤其是新品牌,知名度确实低。但是,我相信只要产品有实力,被市场接受只是时间问题。”爱驰内部人士如是说。

爱驰汽车上半年也没有闲着。5月29日,40辆爱驰U5在爱驰上饶超级智慧工厂集中交付给上饶市经开区创投集团。截至目前,爱驰汽车已累计向其交付50辆爱驰U5投入使用。而在此前6天,5月23日,“爱驰汽车出口欧盟定制欧版U5上饶启运仪式”在爱驰汽车上饶超级智慧工厂举行。在疫情蔓延全球的不利情况下,爱驰获得来自欧盟500辆大单,成为第一家大规模出口欧盟的造车新势力。

有人靠勤奋和努力上岸,也有人想靠着大树乘凉。今年3月,绿驰汽车被河南省国投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收购60%的股份。以被地方政府收编的结局完成造车新势力阶段性使命的绿驰,成为融资难时代造车新势力中为数不多靠地方政府收编续命的企业。背靠地方政府的支持,绿驰似乎还有机会将未量产的车型推向市场,只是恐怕在这之前会有很长一段时间的潜伏期,车辆开发的走向和企业的发展也将在很大程度上受地方政府尤其是地方经济发展影响。

做大蛋糕的“三强”

随着理想交付突破万辆,头部造车新势力前三的格局正在悄然发生变化。从目前的发展态势看,造车新势力三强已从去年的“蔚来、小鹏、威马”转变为今年的“蔚来、小鹏、理想”。头部三强格局的变化,体现出造车新势力内部竞争的激烈。不过,正如蔚来总裁秦力洪所言,当前,企业要先生存下来,然后再谋求比竞争对手活得更好一点。造车新势力三强目前也处于互相捧场的“友好”状态。比起互相厮杀,它们更愿意携手打江山,一同把蛋糕做大。6月30日,有传言称,蔚来6月的交付有望达到4000辆,尽管这一消息未得到蔚来官方的证实,但蔚来董事长李斌在蔚来第一季度财报会议上曾经透露,蔚来第二季度的销量将创自首次交付以来的季度交付纪录,能达到9500~10000辆。秦力洪在6月公布的数据是,截至今年5月底,蔚来已经在全国302个城市交付了42000多辆,而且蔚来ES8在今年5月的豪华大中型SUV(包括燃油车、进口车)销量中排名第八。6月底,蔚来第三款车型EC6的试制车也已经正式下线,预计在今年7月正式公布售价,有望在今年9月进行交付。蔚来正在加快新车下线的速度,以抢占更大的市场份额。与产品和市场端的好消息同时推进的还有资本层面的支持。6月29日,蔚来汽车正式披露了合肥战略投资协议的新进展。根据公告,双方已向蔚来(安徽)控股有限公注资73.56亿元。其中,合肥战略投资者注资48亿元,蔚来汽车投资25.56亿元。根据规划,合肥战略投资者应在2020年6月30日前注资50亿元。根据公告,剩余2亿元将于今年9月30日前注入。资金到位,新车型试制下线,蔚来在抢占市场的进程中扫除了两大障碍,接下来,就看市场了。

小鹏P7在创下量产电动汽车最长续驶里程706公里的同时,售价带来更大的惊喜——22.99万元起,这家标榜智能化的造车新势力正在展现出越来越强的竞争力。尽管P7被曝出5月销量惨淡,但正如小鹏汽车董事长所言,这款车6月28日才开始交付,现在谈销量为时过早。小鹏汽车联合创始人、总裁夏珩也强调,小鹏汽车在智能化表现出来的产品力和竞争力将支撑其迎战接下来的激烈市场竞争。

今年,理想ONE成为新能源汽车TOP10榜上的常客,作为一款售价超过30万元的新能源汽车,能在这一榜单上持续占据一定的排位,竞争力可见一斑。而理想在交付突破万辆之后,正在加快市场推广的步伐。更关键的是,在当前资本趋紧的情况下,理想被曝出即将获得美团5亿美元领投的5.5亿元D轮融资。

新势力三巨头在解决资金链问题的同时,还在全力以赴加快市场扩展步伐上。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在最近的一次演讲中表示,小而美的公司是一个伪命题,只有扩张做到行业老大,才能制定这个行业的规则,才能变被动为主动。

尽管交付量破万辆于造车新势力而言是一个里程碑,但对汽车产业而言,年销量不超过数十万辆很难盈利。融资难、盈利难、经济下行、疫情还未得到彻底控制,这些负面因素都让人为这几家历经磨难依然站立着的造车新势力捏把汗。最后,只能用中国汽车工业咨询委员会主任安庆衡曾经说的这样一句话勉励这些走出舒适圈的造车新势力创始人:熬下去,一切皆有可能。

关键字:新能源汽车

中国储能网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储能网:xxx(署名)”,除与中国储能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者单位如需转载需注明来源(中国储能网)。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储能网)”的作品,均转载与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但并不意味着中国储能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以及引用的图片(或配图)内容仅供参考,如有涉及版权问题,可联系我们直接删除处理。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版权问题与本网无关,想了解更多内容,请登录网站:http://www.escn.com.cn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