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浏览中国储能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储能应用协会 > 国内动态  返回

宁德时代的投资局

作者:王海宣 来源:经济观察报 发布时间:2020-11-14 浏览:
分享到:

中国储能网讯:动力电池制造商宁德时代今年8月份宣布,将在未来一年内拿出191亿元投资境内外产业链上下游优质上市企业。作为总市值接近6000亿元的动力电池龙头公司,宁德时代此后对外投资的一举一动格外引发外界关注。

就在本周,宁德时代参与到自动驾驶卡车技术与运营公司嬴彻科技的一轮融资中。11月9日,嬴彻科技宣布完成新一轮1.2亿美元股权融资,此轮融资由宁德时代领投,嬴彻科技原有股东包括普洛斯、G7、蔚来资本等跟投。

在此之前,宁德时代还对另外两家上市企业进行了投资。9月14日,先导智能发布公告称,拟通过定增募资不超25亿元,宁德时代拟认购全部定增股份,认购后宁德时代将以7.29%的总股本占比,成为先导智能第二大股东;当地时间9月14日,加拿大多伦多V板上市的NeoLithium宣布与宁德时代子公司签署股权认购协议。宁德时代将认购超过1000万股加拿大NeoLithi-um股份,总投资约858万加元(约合人民币4400万元),占NeoLithium总股份的8%,成为该公司的第三大股东。

据了解,上述两家上市企业均是动力电池产业链的上游企业,先导智能是宁德时代最大的锂电生产设备供应商之一,NeoLithium在阿根廷卡塔马卡省全资拥有TresQuebradas锂盐湖项目,未来年产能有望达到4万吨电池级别碳酸锂。

相较之下,宁德时代对赢彻科技的投资有所不同。11月12日,宁德时代一位内部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对赢彻科技这类非上市公司的投资,不计入191亿元投资这个规划当中。”而宁德时代在此前的投资计划中,明确表示191亿元投资将以证券投资的方式进行。

截至目前,宁德时代对先导智能、NeoLithium的投资额不超过25.5亿元,尚不及191亿元的15%,这意味着宁德时代仍有大部分投资仍未公布。而根据记者对宁德时代自2018年起至今的对外投资企业进行的不完全统计,2018年以来,宁德时代对外投资的企业超过30家,分布在储能系统、锂电池材料、锂电池智能装备制造、自动驾驶等多个领域。

从储能到自动驾驶和车电分离

据记者不完全统计,自2018年以来,宁德时代对外投资了34家企业,其中涉及储能系统的至少有6家,占比近五分之一。这其中包括2018年成立的晋江闽投电力储能科技有限公司;2019年成立的福建时代星云科技有限公司、宁德时代科士达科技有限公司;2020年成立的新疆国网时代储能发展有限公司、国网时代(福建)储能发展有限公司、新能易事特(扬州)科技有限公司。按年度来看,宁德时代在储能系统领域布局的企业数量在逐年递增。

储能系统是宁德时代的主要产品之一,宁德时代2019年财报显示,其主要产品包括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系统、储能系统和锂电池材料。宁德时代的储能系统产品含电芯、模组/电箱和电池柜,可用于发电、输配电和用电领域。财报数据显示,宁德时代储能系统2018年、2019年营收分别占宁德时代同年总营收的0.6%、1.3%左右。

尽管储能系统营收占比仍较低,但宁德时代看好储能系统的发展前景。“储能电池系统具备削峰填谷、负荷调节的功能,能够有效提高发电效率、降低用电成本。 ”宁德时代在2019年财报中表示,“随着锂电池成本的不断下降,逐渐靠近储能系统应用的经济性拐点,储能市场将迎来快速发展阶段,发展潜力巨大。”

目前宁德时代在储能系统方面的营收呈现增长态势。2019年,宁德时代储能系统销售收入为6.1亿元,较上年增长221.95%。“百MWh级项目在福建晋江实现应用落地,前期储能市场布局及推广开始取得成效。”宁德时代在2019年财报中表示。

除了一直布局的储能系统外,2020年以来,自动驾驶、车电分离成为宁德时代的全新投资方向。宁德时代在自动驾驶方面的投资偏向于商用车领域。例如在2020年上半年合资成立的河南跃薪时代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主营业务为电动化无人矿卡和无人矿山技术研发等;宁德时代最近投资的赢彻科技,则专注于自动驾驶卡车网络运营。

车电分离方面,宁德时代在今年8月份与蔚来汽车等股东成立了武汉蔚能电池资产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蔚能),探索“车电分离”商业模式在新能源汽车行业的发展。另据相关媒体报道显示,蚂蚁集团、宁德时代等多家企业合资创立了重庆蚂蚁消费金融公司,未来宁德时代或将开展消费金融服务。

值得一提的是,早在与蔚来汽车展开合作前,宁德时代就已经在“车电分离”领域试水,只是这个“车”并不是新能源汽车。去年6月份,移动出行平台哈啰出行与蚂蚁金服、宁德时代在上海举行战略合作发布会,宣布首期共同出资10亿元成立合资公司,推出定位两轮电动车基础能源网络的“哈啰换电服务”。由此来看,宁德时代在换电方面走的是“多线布局”的路线。

上下游投资稳固“老大”位置

如果聚焦到宁德时代与相关上市公司的合作,则是另一种情况。宁德时代近三年与上市企业合资成立的公司大概可以分为三类,一类是与整车上市企业合资成立的动力电池公司,如与吉利合资成立的时代吉利动力电池有限公司等;一类是动力电池产业链上游企业,如与天华超净合资成立的宜宾市天宜锂业科创有限公司等;还有一类是储能系统,如与科士达合资成立的宁德时代科士达科技有限公司等。

可以看出,宁德时代过去三年的投资方向主要是动力电池本身或者产业链上下游企业。实际上,当今年8月宁德时代宣布斥资191亿元投资产业链上下游企业之后,行业便有观点认为,宁德时代投资会更加倾向于动力电池产业上游公司,比如设备商、材料商等。而宁德时代近期对于先导智能、NeoLithium的投资,也初步印证了这一观点。“我认为这个说法是没有问题的。”财信证券研究发展中心分析师李文瀚告诉记者,“因为新能源电池产业链比较长,相关的上游供货商很多,为了更好的把控动力电池的生产节奏、成本和技术路线,宁德时代需要扶植一套自己的供货体系,通过持股或者控股是比较好的加强联系的手段。”

李文瀚补充认为,这其中主要涉及的领域有三个方面,一个是资源端,主要是锂钴矿;一个是电池材料端,主要是正极、负极、隔膜和电解液;最后就是生产制造端,主要是pack和生产设备。

与此同时,宁德时代是否会继续加大在储能系统上的布局同样值得关注。在这一领域,和宁德时代展开合作的上市企业包含科士达、易事特。宁德时代分别与两家公司在去年7月份、今年6月份成立了合资公司宁德时代科士达科技有限公司、新能易事特(扬州)科技有限公司,前者主营业务为储能装置材料及器材研发、储能装置及其管理系统研发等,后者主营业务为生产、制造、销售储能PACK相关的产品。

业内普遍认为,宁德时代之所以加大对产业链上下游的投资,目的是为了稳固自己在动力电池行业的龙头地位。从当前动力电池行业竞争的角度看,虽然宁德时代近些年发展迅速,但也面临日、韩动力电池制造商带来的巨大压力。今年上半年全球动力电池装机量排行榜中,宁德时代被LG化学超越。此前,宁德时代在2017年-2019年一直是全球动力电池装机量冠军。

在国内市场,2019年动力电池“白名单”正式取消之后,解除限制的日韩动力电池制造商“卷土重来”,与宁德时代争抢市场份额。2020年前三季度中国动力电池企业装机量前十排名依次为:宁德时代、比亚迪、LG化学、松下、中航锂电、国轩高科、亿纬锂能、力神、孚能科技、塔菲尔新能源。其中,LG、松下等动力电池制造商时隔多年后重回这一榜单。

业绩方面,宁德时代也需要通过一系列对外投资来寻求新的业绩增长点。根据宁德时代10月27日发布的三季报显示,宁德时代第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127亿元,同比增长0.8%,实现净利润14.2亿元,同比增长4.24%,实现营收和净利润双增长;前三季度,宁德时代实现营业收入315.22亿元,同比下降4.06%,实现净利润33.57亿元,同比下降3.10%。

关键字:宁德时代

中国储能网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储能网:xxx(署名)”,除与中国储能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者单位如需转载需注明来源(中国储能网)。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储能网)”的作品,均转载与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但并不意味着中国储能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以及引用的图片(或配图)内容仅供参考,如有涉及版权问题,可联系我们直接删除处理。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版权问题与本网无关,想了解更多内容,请登录网站:http://www.escn.com.cn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