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浏览中国储能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首屏 > 储能项目建设与运维  返回

光伏电站龙头协鑫新能源“自救”

作者:中国储能网新闻中心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发布时间:2020-11-24 浏览:
分享到:

中国储能网讯:11月23日,港股上市公司协鑫新能源(00451.HK)股价延续涨势。这得益于该公司近期旗下电站资产顺利出表。

继与徐州国投环保新能源有限公司(下称徐州国投)订立第首批光伏电站购股协议,双方的第二批交易也即将落地。根据11月22日晚间协鑫新能源发布的公告,该公司将向徐州国投出售7座、总并网容量为217MW的已营运光伏电站,交易现金所得款项金额约9.85亿元(人民币,下同)。

“2020年度,协鑫新能源全年度出表目标计划为2GW,有望今年年底实现年初既定目标。”协鑫新能源副总裁任峰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的确,重资产模式使得协鑫新能源过往的运营充满压力。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的统计,仅在今年,协鑫新能源累计已出售电站规模超过1.5GW,交易金额达到60亿元。

持续“甩卖”资产后,这家国内民营光伏电站龙头企业能否重获新生?

重压之下加快现金流“回收”

在中国光伏电站的投资史上,协鑫新能源足以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抛开国企、央企,协鑫新能源是国内最大的民营光伏电站投资企业。截至今年上半年,该公司扣除已出售资产外,其光伏总装机容量为7.04GW,已并网容量为6.96GW。

“光伏电站投资本质上是一种‘融资游戏’。”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光伏电站的采购环节一旦开启,庞大的资金需求便会跟进。“电站企业通常考虑如何运用金融手段去获得更多的资金,投建更多的电站。在对资金需求上,企业永远都是‘饥渴’的。”

从某种意义而言,融资能力等同于光伏电站企业的发展潜力。在数年之前,协鑫新能源则是国内光伏电站行业的“融资高手”,引同行羡慕。

协鑫新能源的星火燎原之势从2015年开始。这一年,该公司创造性地提出了引入“YieldCo模式”,作为国内光伏发电行业新的融资工具和商业模式。尽管后来未见推广,但协鑫新能源借助运用5-10年长期融资租赁取代短期建设基金的模式,为旗下电站项目争取到了低息、长时的资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发现,仅在2017年下半年,协鑫新能源获得了100多亿元的融资。而截至2017年底,该公司财务报表上“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金额”创下历史新高,达到118.88亿元。这其中,通过银行及其他贷款所得款项则为183.84亿元。

但融资是一把双刃剑。尽管可供使用的资金增加,协鑫新能源的债务也有所攀升。从2015年至2018年,协鑫新能源整体的资产负债率一直超过84%。还需注意的是,近些年来该公司融资能力有所下滑。财务报表显示,今年上半年,协鑫新能源通过银行及其他贷款所得款为6.89亿元,而去年同期这一数据高达42.27亿元。

摆在其面前的“自救”方式并不多,这一点协鑫新能源自身也十分清楚。早在2018年,该公司管理层就强调“轻资产运行”将成为协鑫新能源未来几年的核心目标之一。具体落实到债务上,即其资产负债率要降至80%下方。

于是,从2018年以来,协鑫新能源开启了一段电站资产“抛售潮”。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的统计,自2018年10月至今,该公司先后公布11份电站出售公告,总容量约3.16GW,累计交易金额为91.56亿元。这其中,电站出售的步伐在2020年明显加快。从今年1月20日至今,协鑫新能源已经7份出售公告,涉及电站资产达1.66GW,交易金额约61.24亿元。

“公司正在持续推进与多个战略投资者的合作,大力发展电站出表业务。”协鑫新能源方面表示,今年至今已公布出售的资产可使企业资产负债率降低约4.9%。

民企主导的电站投资时代落幕

协鑫新能源加快转型步伐,预示着光伏电站投资的一个时代已经终结——民营企业主导的时代落幕。

事实上,这一迹象在今年尤其明显。根据盖锡光伏市场运行监测报告分析统计,今年1-9月份,从EPC中标企业类型来看,大型能源央企、“五大四小”发电集团以及大型央企国企中标量占比合计达到57%。

而在资本市场上,曾经的民营光伏电站龙头企业“改头换面”。作为在国内光伏电站投资领域名噪一时的企业,熊猫绿能曾在2013年与英利集团签署大型地面电站收购协议,并跻身当年国内光伏电站投资企业十强行列。今年9月18日,港股上市公司熊猫绿能的证券简称更名为北京能源国际。七个月前,国企京能集团通过境外投融资平台公司京能香港,认购熊猫绿能增发的71.77亿股份,以32%的持股比例,成为第一大股东。

另一家知名民营电站投资企业江山控股也正在加紧资产出售——2019年,该公司出售410MW光伏电站,交易金额达到18.38亿元;今年上半年,江山控股再度出售上百兆瓦电站。而最近的一次交易则发生在10月下旬:北京能源国际子公司斥资1亿元收购江山控股四家光伏项目公司,涉及光伏装机容量90MW。

值得一提的是,国企、央企则是收购民营企业旗下电站的主力军。以协鑫新能源为例,在今年达成交易协议的几份公告中,中国华能成为最大的买方,囊括了约1.13GW的电站交易。

“可再生能源补贴拖欠是导致民企退场的主要原因。”前述业内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民营企业的融资成本比较高,补贴不能及时到位很容易造成现金流危机。“尽管补贴到位是迟早的事情,但等待的过程是难熬的。”

抛售电站,成为民营光伏企业缓解资金压力的最快变现路径。但资产“甩卖”之后,前路为何?

“协鑫新能源所持有电站出表一定规模后,其主营业务仍然以光伏电站开发、运营服务为主。”任峰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该公司未来还将联合央企、国企及地方企业进行平价光伏项目开发建设等,并持有部分电站。

(作者:曹恩惠 编辑:李清宇)

关键字:协鑫新能源

中国储能网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储能网:xxx(署名)”,除与中国储能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者单位如需转载需注明来源(中国储能网)。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储能网)”的作品,均转载与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但并不意味着中国储能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以及引用的图片(或配图)内容仅供参考,如有涉及版权问题,可联系我们直接删除处理。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版权问题与本网无关,想了解更多内容,请登录网站:http://www.escn.com.cn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