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浏览中国储能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首屏 > 储能市场4 > 社会化服务功能设施  返回

布局换电,协鑫能科开启移动能源时代

作者:曹宇 来源:索比光伏网 发布时间:2021-03-31 浏览:
分享到:

移动能源时代的引路人

在北京CBD的一间酒店内,协鑫集团董事局主席朱共山一天内会见了十余位投资人。

据身边人透露,这是近期朱共山每天的常态。除了保利协鑫的“黑科技”颗粒硅技术大受追捧之外,外界资本最为感兴趣的就是,旗下子公司协鑫能科在综合能源业务稳步发展之余,新公布的换电业务。

3月21日,协鑫能科(股票代码:002015)发布电动车换电业务发展规划公告,并就此与累计管理资产规模超3600亿,中国最大的私募基金管理平台中金资本签订战略协议。合作基金总规模不超过100亿元,其中协鑫或其关联方/指定实体出资约占基金总规模的51%;中金或其关联方将负责募集或者通过其旗下产品/自有资金出资约占基金总规模的20%,首期规模约40亿元。

协鑫能科的业绩预报显示,2020年协鑫能科归母净利润将超过7.76亿元,增幅超过40.15%。朱共山告诉记者,目前协鑫能科旗下电厂总容量合计3520.64MW,以天然气、风机为主,合计3188.64MW,占比90.57%,其中热电联产占比80%,是公司主力业态。这些电站大多分布在深圳、广州、上海、南京等长三角和珠三角两个主要经济带,立足工业园区,为客户提供稳定大量的热冷气用于生产,同时配套发电,单耗指标比纯发电低,因热电联产机组不受电网调峰影响,机组利用小时数高,气、电两大产品较传统发电企业更具盈利保障。

新能源车充换电是一门每年市场规模近万亿的新生意。根据预测,到2050年全 球电力需求较常规发展模式额外增加23万亿kWh,电力消费在终端消费的比重将 显著提升,电能在交通领域的消费比重从目前的1%上升到34%,电动汽车用电 量占电力消费的比重从目前的0.5%上升到11.5%,而中国这一比例将达到12.9%。 到2040年,全球电动汽车保有量将超过5.5亿,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电动车市场, 保有量将超过2.3亿,年耗电量超过7500亿kWh。

中国提出了“2030碳达峰”、“2060碳中和”的宏大目标后,科班出身在电力行业耕耘四十年的朱共山深感振奋和责任重大,他指出碳中和”是各界共同努力的结果,呼吁各界积极参与,践行碳中和使命,行业同仁共同努力,更好迎接电力生产与消费的巨大变化。

目前电动车行业存在应用场景缺乏,基础设施薄弱等桎梏,影响用户体验度。朱共山希望通过网约车和运输两个场景,通过示范和带动,逐步推动各界广泛参与和应用。“万事总有引路人,总有带头人,总有先行者。”朱共山感慨。

这句话也是朱共山半生商海的真实写照。无论是光伏还是传统电力,协鑫永远都是选择做技术上的推动者,让多晶硅降本20%以上的冷氢化、颗粒硅以及还在路上的钙钛矿等技术,他永远对创新保持着热情,也对每一种能源都兴致勃勃,在协鑫集团的能源馆,可以看到里面有几乎所有能源形势的应用模型。协鑫集团也是较早的将煤电向天然气转型的企业,所以随着风光装机比重上升,天然气电站肩负调峰任务,地位随之提升。

朱共山在内部提出了“四个转型”:“从传统能源企业向能源科技型企业转型;从固定电力生产商向移动能源服务商转型;从生产型企业向平台化企业转型;从重资产向轻重结合转型。协鑫集团要严控负债率,严守现金流,以利润为核心,以科技为驱动,以客户为中心,以大数据和人工智能为平台,以政府政策为导向,始终秉承零碳使命,践行红色企业基因与绿色发展,永葆艰苦创业初心,与电网企业、制造企业和全社会共同打造形成新的业态与生态。”

“移动能源时代到来了。”朱共山说。此次进军换电领域,协鑫实际剑指背后的储能与电力服务市场。

向下细分生根,瞄准换电新基建

协鑫能科此次瞄准的是换电业务,而关于电动车续航的问题,换电还是快充?目前仍然众说纷纭。特斯拉和比亚迪站队快充,而蔚来、北汽吉利则选择了换电。

特斯拉一位中国区高管指出:“换电模式目前在一些特定领域(公共交通)是不错的补能模式,但是我们一直坚信充电模式是大规模民用电动车最好的补能方式。”而蔚来汽车表示由于出发点不同,蔚来和特斯拉看待“换电”及“补能”的视角不一样,并从可充、可换、可升级三个方向阐述了蔚来汽车在补能体系上的领先优势,认为换电站在蔚来看来是重要的基础设施。

“换电的破局之道不在于车。”朱共山认为,找好细分市场和商业模式才是当下关键。

“换电模式对于任何一家电动车企业而言,综合建设成本会被大幅提升,对基础设施的要求非常高。”朱共山说,“这不是任何企业靠一己之力就可以完成的事情,需要一个完整的产业链条把技术和服务生态建设好。”他认为未来换电业务会朝着“基建数量”、“电池标准化”、“换电技术”、“换电成本”等方向进一步发展。

协鑫能科目前的换电布局以出租车、网约车为主,用户具备“使用率高、时间宝贵、不存在特定电池情结”的特点,

朱共山指出,100万台投入运营的新能源车每台按70度电计算,一年充电200次,需要5000座换电站,140亿度电。供应体系和电力价格将成为成败关键,企业不仅要有电力“加油站”,还要有自己的“炼油厂”,才能保证收益。“核心仍然是便捷和充足的电力。”他说。

在碳中和大背景下,政府对于新能源车健康发展也极其关心。2020年6月两会发布《2020政府工作报告》,首次提到了将换电站纳入新基建概念,增加充电桩、换电站建设。财政部、工业和信息化部、科技部与国家发展改革委也联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贴》,表达对换电模式的支持。

2021年两会更是确了十四五期间,要稳定增加汽车、家电等大宗消费,增加停车场、充电桩、换电站等设施。

对于朱共山来说,换电还是快充并不是个二选一的问题。“电动车企业要根据充电模式来设计商业模式,而协鑫能科是从源头,也就是从电力切入,让电力变得更清洁和便捷。”与其它企业在上层做商业模式不同,协鑫能科是从底层的电力向上延伸,如种子发芽,在巩固传统电力业务的同时,向上寻求发展。

向上化云为雨,移动能源进入多场景

有舆论称,目前中国最激烈也是最大规模的竞争来自国家电网和“三桶油”之间。

这是个化石等能源形式被统一为电力的时代,同时在碳中和大背景下,最终迈向以清洁电力为主的能源体系。所以可以看到国家电网在布局充电桩业务替代加油站,而“三桶油”则积极布局风电、光伏,前不久中石化董事长张玉卓邀请了四家光伏领军企业负责人探讨氢能和光伏的未来,朱共山是受邀人之一。

“电代煤”、“电代油”、“氢代油”的进程正在实实在在发生,同时未来氢气的制备也依赖于光伏或天然气,所以未来能源世界的联结将更紧密:一是光储氢的结合,二是电力统一所有能源应用场景。

朱共山认为,世界在结合更紧密,思考商业逻辑不能与之相悖。

他指出协鑫能科的商业模式是打造未来的移动能源云,正在做如下准备:

01、电动车充电与储能业务并举,闲时作为储能电池能量平衡,并且将夜间浪费的电收集起来;朱共山预计,全国每年有数亿吨煤炭因为火电大机组无法停机而在用电低谷被浪费。“我们自己的电站也存在这个情况,新的业务会让我们的机组利用率进一步提升,避免资源浪费。”他认为要达到碳中和,除了发展新能源之外,首要目标就是提高各行业资源的利用率。

02、建立电池标准化和梯级利用模式:汽车使用五年后,更换电池进入储能电站+5G铁塔+数据中心+制氢+建筑与社区能源服务等应用场景。

03、将位于主要经济带的几十座电厂作为电力中心节点,通过能源云平台将电厂、多应用场景、储能,建成多个既联网又可脱网的电力云,车辆的电量提醒以及社区用户的需求都通过系统来快速处理。“云的特点是不管你在何时何地,都能有便捷安全的电力服务。”朱共山认为数据云发展的历程对能源云借鉴意义重大。

“未来用户只需要把需求搭载在能源云上,电的事情由协鑫能科和我们的合作伙伴来做好服务。”朱共山说。

关键字:换电站

中国储能网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储能网:xxx(署名)”,除与中国储能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者单位如需转载需注明来源(中国储能网)。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储能网)”的作品,均转载与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但并不意味着中国储能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以及引用的图片(或配图)内容仅供参考,如有涉及版权问题,可联系我们直接删除处理。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版权问题与本网无关,想了解更多内容,请登录网站:http://www.escn.com.cn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