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储能网欢迎您!     主管/主办:中国化学与物理电源行业协会储能应用分会
让你掌握储能产业最新动态!
当前位置: 首页  > 首屏 > 新型电化学储能技术 > 锂离子电池  返回

实探宁德时代上海基地:邻近特斯拉 已开始供货

作者:梅双 来源:证券时报 发布时间:2022-01-25 浏览:

中国储能网讯:新能源汽车产销量大增,锂电产业链持续火热,动力电池扩产的消息不断。进入2022年,动力电池产能扩张,电池厂商与整车企业博弈的故事仍在上演。近日,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实地探访了宁德时代上海电池模组基地,距离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仅3公里,已开始生产。

“现在的动力电池企业的确是和整车企业绑定的,就近整车企业生产的逻辑仍然是延续的,这样能保证电池的有效供给和产能。”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接受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采访时表示,动力电池企业与整车企业深度绑定是必然趋势。

动力电池厂商与整车企业绑定也折射出双方话语权的博弈。一方面,激增的下游需求向上传导,动力电池企业为了抢占更多市场份额必然选择扩产,另一方面,扩产也有助于整车企业锁定产能。此外,为了在动力电池领域获得更大的话语权,动力电池厂商与车企还开启了合资、入股等保障产能的模式。

电池模组基地开始供货

上海自贸区临港新片区聚集了一批新能源车产业链企业,沿着两港大道驱车前进,可以看见一大片灰白色基调的外墙和“CATL”的蓝色标识,宁德时代上海电池模组基地坐落于此。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看到,基地门口挂着“瑞庭时代(上海)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字样,不时有货车驶入,身着制服的员工不断进出厂区。

企查查信息显示,瑞庭时代(上海)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21年5月24日,注册资本5亿元,由宁德时代100%控股。瑞庭时代主要从事新能源科技、汽车科技领域内的技术服务等,2021年7月,瑞庭时代经营范围发生变更,新增了电池制造、电池销售、汽车零部件研发等。

记者在现场看到,厂区分布着若干幢5层楼高的建筑,建筑旁的空地堆放着一些木材,停车场旁还有几台大型制氢设备。“这边的厂房主要是做电池模组,将电芯装在模组上,电池生产不在这边。”瑞庭时代一位员工告诉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自己去年9月份就来上海电池模组基地工作了。

一位身穿黄色施工服装的工作人员对记者说,这里有八栋厂房,已经进入了生产状态,“我们是来做环保工程的,进来有好几天了”。另外,有自称是宁德时代供应商的工作人员表示,已进入基地工作一个多月,主要是做设备。

“我们的厂房还没建起来,这里是租的,是为了满足特斯拉的需求,供应磷酸铁锂电池。”一位从福建调配到上海基地的宁德时代员工称,“新的电池厂将建在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旁边,刚动土,现在还看不出来具体位置。”值得说明的是,瑞庭时代距离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也不过3公里。

2020年2月,宁德时代与特斯拉签订协议,于2020年7月至2022年6月期间向特斯拉供应锂离子动力电池产品。2021年6月,双方合作进一步延续,宁德时代将在2022年1月至2025年12月期间继续向特斯拉供货。

据了解,宁德时代去年有在临港考察选址,临港集团成立了重大项目推进小组,找到一处地址合适的现成厂房,相关标准符合宁德时代的要求,只需做一些内部装修和小范围改造。去年12月20日,上海市经信委曾透露,宁德时代上海临港电池模组生产基地将于2022年初实现投产。

加速在上海布局

汽车行业分析师张翔接受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采访表示,宁德时代电池模组基地选址临港主要是为了快速地、以较低的成本给特斯拉供货。“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去年的交付量接近50万辆,量非常大,如果电池模组基地不建在临港的话,光是电池的运输费就非常高,另外电池的运输周期也比较长。”

除了电池模组基地投产外,宁德时代在上海建工厂的消息也受到市场关注。去年6月初,有市场传闻称,宁德时代正与上海政府就建厂洽谈,计划在上海新建年产80GWh电芯的电池工厂,不过尚不清楚何时达成最终协议。彼时,宁德时代对此表示不予置评。

据宁德时代员工向记者透露,宁德时代新建的工厂位于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附近。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探访发现,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周边有多处在建工地,不过尚未发现附近有宁德时代厂房施工迹象。

一个可以观察到的事实是,宁德时代与上海的联系愈发密切。去年8月18日,宁德时代与上海市政府在上海签订战略合作框架协议。据了解,宁德时代将在上海落地全球创新中心及国际功能总部、未来能源研究院、高端制造基地等相关项目。

其中,高端制造基地将依托宁德时代最新生产制造技术,在临港新片区打造绿色、高效的智能工厂。同时,宁德时代未来还将在上海推广电动化及新能源储能领域的前沿技术示范应用,助力上海市加快落实“碳中和、碳达峰”工作目标。

翻看宁德时代官网,公司在2021年的足迹主要分布在上海,包括在上海布局创新中心、未来能源研究院和临港基地,以及与上海交大共建未来技术学院。今年1月8日,宁德时代未来能源研究院正式入驻上海闵行区。未来能源研究院将与上海交通大学合作,布局攻关一批新能源领域前瞻性技术,远期建设成为全球未来能源创新中心,助力上海打造未来能源领域生态体系。

“宁德时代在上海布局高端制造项目基地还是考虑了离特斯拉工厂更近,便于与客户及时沟通。另外,也可以吸纳上海长三角附近的新能源产业链方面的人才。”一位沪上锂电行业投资人士向记者表示,上海引入特斯拉建厂,依靠上汽、特斯拉等整车企业,带动了新能源汽车产业链发展完善。根据《上海市加快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实施计划(2021-2025年)》,到2025年,本地新能源汽车年产量超过120万辆;新能源汽车产值突破3500亿元;动力电池等关键零部件研发制造达到国际领先水平。

话语权博弈

根据乘联会数据,2021年新能源汽车总销量达352.1万辆,同比增长近160%。巨大的下游需求拉动产业链上游企业供货量大增。作为新能源汽车最核心的零部件之一,动力电池的装车量也大幅增长。

中国汽车动力电池产业联盟日前发布的数据显示,2021年全年我国动力电池产量累计219.7GWh,同比累计增长163.4%。其中三元电池产量累计93.9GWh,占总产量42.7%,同比累计增长93.6%;磷酸铁锂电池产量累计125.4GWh,占总产量57.1%,同比累计增长262.9%。

2021年,我国动力电池装车量出现爆发式增长。1月至11月,累计装车量为128.3GWh,同比上升153.1%。12月,我国动力电池装车量26.2GWh,同比增长102.4%,环比增长25.9%。去年一年,我国动力电池装车量累计154.5GWh,同比累计增长142.8%。

同时,电池原材料价格上涨,主机厂对动力电池的需求也持续上涨。“宁德时代上海基地投产会降低一些电池运输成本,使电池涨价不至于那么快,对双方都是好事。”真锂研究创始人墨柯接受e公司记者采访时表示,宁德时代此举有利于巩固大客户,让相关产能与大客户绑定。“在电动汽车需求大爆发时,需要这么做。整车厂都在寻找电池供应的保障,而特斯拉的需求很大,宁德时代的这种做法是值得的。”墨柯表示。

动力电池厂商选择在车企附近建厂也是多方权衡后的结果。“总体来说,电池厂商不会在每家与它合作的主机厂旁边建厂,只有合作的量足够大的情况下,建厂才会划算。如果量不够大,达不到电池厂的规模经济效益的话,建电池厂的投资就可能很难收回。”张翔认为,宁德时代在特斯拉超级工厂附近建基地或工厂可以保证特斯拉的电池供应,让特斯拉免于受到电池短缺风险的威胁。另一方面,则是方便及时沟通,尽量避免因沟通延误而影响特斯拉的生产进度。

动力电池厂商与车企的“绑定”更像是一场话语权博弈。为了在动力电池领域获得更大的话语权,动力电池厂商与车企还开启了合资、入股等保障产能的模式。

早在2017年,上汽集团和宁德时代共同出资成立了时代上汽动力电池有限公司和上汽时代动力电池系统有限公司两家合资公司。这一整车企业与电池企业深度绑定的模式近年来逐渐盛行。有多家车企与宁德时代成立了类似的合资公司。

去年11月,欣旺达公告,公司子公司欣旺达汽车电池与五菱工业签署《合资合作意向书》,五菱工业为五菱汽车控股子公司,双方有意向在广西柳州共同投资组建涵盖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系统的合资企业。欣旺达称,本次签署合作意向书意味着公司在汽车动力电池业务的客户群体得到进一步拓展,未来汽车动力电池的业务规模和行业地位也将得到进一步的提升。

一个最近的例子是,比亚迪与中国一汽成立动力电池合资公司。企查查显示,近日,一汽弗迪已正式成立,注册资本10亿元,经营范围包括动力电池及电池系统的开发、生产、销售等,该公司由比亚迪全资子公司弗迪实业有限公司、中国第一汽车集团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一汽股权投资(天津)有限公司共同持股,占股分别为51%和49%。

多手段应对原材料涨价

在电池荒掣肘车企产能的背景下,动力电池厂商与车企的博弈还在继续。

“今年以来的电池涨价主要是上游原材料大幅上涨导致的。相比去年1月份,电池成本涨幅在30%到50%,今年电池厂涨价是难以避免的,不过实际对主机厂的涨价幅度并没有那么大。”一位动力电池行业投资人士透露,由于一些大的电池厂有一些长单布局,同时电池厂还会通过技术来消化涨价影响,因此整体涨价幅度可能并不太高。而二线电池厂商话语权相对弱一些,在涨价方面一定程度会参考一线电池厂商。

“对于一些话语权不够强的整车厂来说,想要绑定一线电池厂商的产能,可能就需要投资电池厂的产线了。一些电池基地是跟整车厂绑定的,电池产能拓展的速度一定程度上取决于整车厂出资的速度,整车厂出资的速度慢了,电池涨价的速度可能就快了。”上述投资人士表示。

动力电池企业自身也在通过自建、合资、并购等方式保障原材料的供应。2021年7月,亿纬锂能连发多个公告,拟收购金昆仑锂业28.125%股权,同时与金昆仑锂业成立合资公司,分期投资不超18亿元,建设年产3万吨碳酸锂和氢氧化锂项目;1.1亿元收购大华化工5%股权,大华化工享有大柴旦盐湖采矿权;公司控股股东西藏亿纬控股有限公司拟收购大华化工29%股权。

宁德时代、比亚迪、国轩高科等企业在国内锂矿资源方面也都进行了深度布局。以宁德时代为例,2021年9月,宁德时代公告称,拟在江西宜春投资建设新型锂电池生产制造基地(宜春)项目,已于2021年7月与江西地方政府签订了合作框架协议。今年1月13日,由宁德时代100%控股的四川时代新能源资源有限公司注册成立,经营范围包括选矿、矿物洗选加工、金属矿石销售、新材料技术研发等。

“伴随着电动车渗透率的快速提升,锂、镍、钴等贵金属的需求持续旺盛,在扩产需要一定周期的大背景下,价格有望维持在相对高位,周期性相对减弱。”开源证券研报分析,投资金属原料一方面可以便于企业和资源型企业签订长协时有更多的话语权,保障自身原材料的供应,另一方面也可以享受作为股东的投资收益分成。

分享到:

关键字:宁德时代

中国储能网版权说明:

1、凡注明来源为“中国储能网:xxx(署名)”,除与中国储能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储能网)”的作品,均转载与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但并不代表中国储能网赞同其观点、立场或证实其描述。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版权问题与本网无关。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以及引用的图片(或配图)内容仅供参考,如有涉及版权问题,可联系我们直接删除处理。请在30日内进行。

4、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13661266197、 邮箱:ly8351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