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浏览中国储能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首屏 > 新闻 > 国内要闻  返回

水电站安全拉响警报

作者: 来源:中国能源报 发布时间:2012-08-22 浏览:
分享到:
     中国储能网讯:编者按
 
  8月10日凌晨5时,浙江舟山沈家坑水库垮坝,造成12人死亡、27人受伤。
 
  8月14日凌晨2时,四川雅安石棉县草科乡发生特大泥石流,两座电站被冲毁,3人失踪。
 
  6月28日,四川凉山白鹤滩水电站施工现场遭受泥石流袭击,致42人死亡。
 
  事故年年有,今年特别多。连日来,全国多个地区普降暴雨,水电站安全事故也屡见报端。近年我国在西南等地质灾害多发区修建水电站,安全问题相比以往更加牵动舆论神经,溃坝事故再次敲响了安全警钟。本期水电版探讨水电站安全问题,以期各方更加关注电站安全,不再让悲剧重演。
 
  舟山溃坝
 
  8月10日凌晨5时,对于还在睡梦中的浙江舟山市岱山县长涂镇来说,没有人料到这场灾难来得如此之快。
 
  对于刚刚过去的台风“海葵”,浙江老百姓还在暗自庆幸:浙江成功地应对了这次台风,没有造成人员伤亡和多少经济财产损失。
 
  凌晨5时,沈家坑水库的土石坝豁出一个缺口,水库蓄水夹杂泥沙倾泻而下。据官方统计,截至当天下午16时,已造成12人死亡,死者多为老人和外来务工人员;27人受伤、其中1人重伤;受灾户共80多户,倒塌房屋210间。
 
  崩溃的沈家坑水库位于岱山县长涂镇,修建于上世纪70年代,集雨面积0.26平方公里,坝型为土坝、坝高28.5米,总库容23.8万平方米,属小(二)型水库。
 
  与官方公布统计数字同时出现的,是网民对数字的质疑和对水坝问题本身的不满。据家住长涂镇的居民向记者介绍,死亡数字应该不止12人。该水库为驻岛部队管理,为岛上提供淡水。据悉,受台风“海葵”影响,沈家坑水库水位上涨,至事发前夜已经满水,大坝出现渗水。此前,此水坝已漏水多年,水库所有权属于部队,使用权属于金海湾船厂。当地居民曾多次向有关部门反映漏水问题,没有引起足够重视。
 
  这一说法也在随后的采访中得到证实。有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台风“海葵”只是一个促发因素,并不是主要原因。“沈家坑大坝并没有漫坝,而是从内部掏坏掉了。”
 
  大坝安全问题,向来有电监会大坝安全监察中心(简称大坝中心)进行监管,类似沈家坑这样的小(二)型水库是否也在监管之列?记者随后为此向大坝中心求证。据记者了解,大坝中心因隶属电监会,只负责全国大中型水电站的大坝安全定检和评估。沈家坑水库和全国许多水库一样并没有纳入大坝中心的一整套自上而下的安全管理体系。
 
  沈家坑的特殊还在于它属于军管,记者采访时,大多数采访对象认为“敏感”、“不好说”。
 
  事故发生后三个小时,浙江省防汛抗旱指挥部立即发布紧急通知,要求做好当前水库的调度工作。截至8月10日11时,浙江有18座大型、43座中型水库水位超过汛限,水库仍处于高水位运行状态。浙江舟山就有211座水库,以及980多座蓄水量在10万立方米以下的水塘,另有非地方管理的水库4座,水塘4座。
 
  白鹤滩启示
 
  6月28日凌晨6时左右,位于四川凉山州宁南县的白鹤滩水电站前期工作施工区矮子沟爆发特大山洪泥石流,酿成42人死亡的惨剧。在此之前的6月14日和6月22日,金沙江中游阿海电站以及下游乌东德电站也同样遭受了泥石流的袭击,也同样造成了人员伤亡。
 
  白鹤滩水电站,属于中国长江三峡集团公司(三峡集团)“开发长江”的第二梯队,为金沙江下游四个巨型电站之一,装机容量1200万千瓦,仅次于三峡和溪洛渡,位列中国第三。溪洛渡、向家坝蓄水发电在即,白鹤滩水电站和乌东德水电站一起,正在开展前期工作。
 
  此次泥石流灾害中的遇难人员,主要为在白鹤滩开展前期工作的水电四局的施工人员。事发时,他们住在矮子沟下游近沟口处的晏子酒家。此外,距离晏子酒家上方约800米处有两处工棚被冲毁,事发时里面住着大约50名施工工人,一名武警水电六支队的外包施工工人的2岁小孩被冲走。
 
  然而,矮子沟附近村组均不同程度受灾,17户80多间民房被毁,并没有造成人员死亡。
 
  事发后,四川省常务副省长魏宏率领工作组到达现场,安排部署抢险救援。目前,事故定性由国土资源部受理,截至记者发稿时,事故报告还未出炉。
 
  随后,人们也开始反思其中原因。除金沙江地处地质灾害多发区这一客观现实因素外,水电站灾害预警机制不健全也是导致人员伤亡惨重的重要原因。
 
  据媒体报道,天灾背后的人为疏忽也不容忽视:预警信息发出后,一线施工人员没有收到;当地政府与电站业主单位联动出现脱节;防灾减灾意识薄弱。据了解,泥石流源头在距晏子酒家十几公里外的地方,从源头到事发地点有一段时间,然而从宁南县官方和电站业主三峡集团发出的预警信息,并没能传达给住在晏子酒家和施工工棚里的一线工人。
 
  事故背后的隐忧
 
  两起事故都造成了人员伤亡,也暴露了安全管理和防范应急机制建设等方面的不足。以舟山沈家坑水库溃坝为例,为何居民反映水库常年漏水迟迟得不到解决?
 
  水利和水电系统自新中国成立伊始就经历了数次分分合合,因此在归口管理上一直都没能彻底厘清,这种交叉管理或管理真空的现象在地方尤甚。记者在走访时发现,有的地方管理归能源局、有的归地电局、有的归农电局,有的归口在发改委、有的归口却在经贸委或经信委,如此不一而足。
 
  如今,从国家层面来看,水利部主管水利系统水库及大坝的安全,小水电由水利部农村水电及电气化发展局来负责,从国家到省再到市县层层分级管理,尽管都有检查鉴定评估等手续,但由于历史原因,许多水电站管理归口出现脱节,处于没人管的状态。
 
  中国工程院院士陈厚群告诉记者,我国如今有许多病险水库,量大面广,尽管水利部每年都要花大力气进行抢修,但要真正解决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许多水库修建于大跃进和文革时期,没有按照正常的规范设计施工,存在很多安全隐患,要一下子解决确实很困难。”
 
  有业内人士称,实际上大中型水电站因为备受关注安全系数相对较高,由于种种原因中小水库和小水电站安全隐患相对较多,容易成为事故重灾区。
 
  水利部农村水电及电气化发展局副局长刘仲民告诉记者,舟山溃坝事件之后,水电局发出紧急通知,要求各地进一步提高警惕、做好安全隐患排查和防治工作。
 
  针对类似白鹤滩水电站这样的大中型水电站的安全风险防范问题,记者从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风险管理专委会获悉,由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主编、水电企业广泛参与编写的《大中型水电工程建设风险管理规范》(简称《规范》)国家标准目前正在上报住建部和国家质检总局,待审核通过后就会出台。《规范》将从人员伤亡、经济损失、工期延误、环境影响、社会影响五个方面对大中型水电站在规划与设计、土建工程施工、金属结构和机电设备安装、运行(含试运行)四个阶段的风险防范出台约束性操作标准。
 

关键字:水电站 安全 拉响

中国储能网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储能网:xxx(署名)”,除与中国储能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者单位如需转载需注明来源(中国储能网)。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储能网)”的作品,均转载与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但并不意味着中国储能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以及引用的图片(或配图)内容仅供参考,如有涉及版权问题,可联系我们直接删除处理。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版权问题与本网无关,想了解更多内容,请登录网站:http://www.escn.com.cn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