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中国储能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首屏 > 新闻 > 国际要闻

德国电价缘何这么贵?

作者:中国储能网新闻中心 来源:南方能源观察 发布时间:2016-02-12 浏览:
分享到:

中国储能网讯:2014年上半年,德能源转型再创新的里程碑——头半年的可再生能源发电出力已经超过30%。但同时带来的疑问是,由此而产生的巨量新能源补贴是否还会导致今后的电价继续上涨。

2014年初,新能源附加费从5.28欧分(约0.4元人民币)提高到6.24欧分(约0.5元人民币)。这就使得德国各地的电价平均已经接近30欧分(约2.5元人民币)。如果一个三口之家的中产家庭一年的用电量是3000度的话,那么其一年的电费平均就要超过1000欧元(约8200元人民币)。

这个价格着实不低。对于很多家庭来讲,再计算上燃气、汽油和水费等能源消耗类产品,德国人为能源支出在家庭收入里所占的比例越来越高。很多人把电价攀升归罪于可再生能源的不断发展,这一归因是否合理,需要我们仔细来分析一下德国的电价体系和各部分的构成。

电从生产到消费,通常都是由发、输、配、送四个环节来构成,因此电价的形成,也与之息息相关。在物理层面,德国电网的接入按照电压等级一般有如下构成:

Hchstspannung (HS) 220 / 380 kV 超高压电网,将发电厂生产的电量在全欧洲范围和全德国范围输送。功率达到一定量的发电厂(功率达到1300兆瓦的发电厂接入380千伏电网,功率达到700兆瓦至1300兆瓦接入220千伏电网)被直接接入超高压电网,这些发电厂往往是传统大型化石燃料发电厂。

Hochspannung (HS) 35 - 110 kV 高压电网,负责一个地区或者大都市的供应电力。在功率达到150兆瓦以上的发电厂(比如大型风力发电站)可以被接入高压网。高压电网的用户是大型工业用户和铁路交通。高压电网通过变压器与特高压电网以及中压电网相连接。

Mittelspannung (MS) 1 - 30 kV 中压电网负责将从高压网中传输的电力分配到小型区域和城市以及工业区中。中压电网的用户是传统工商业(如商场、中等规模的工业用户)。在中压网中只有小型的发电厂被接入(如热电联产单元)。

Niederspannung (NS) < 1 kV 低压电网将从中压网提取的电力向普通居民用户和在居住区的小型工商业用户输送电力。在低压电网可以接入小型光伏设备。

这四个层级的电网接入配置覆盖了整个输配体系,因此德国对由此而产生的输配电网运营成本也有颇为细致的规定和监管。

TSO即输电网运营商由于投资成本巨大,行业准入门槛高,以及一些德国电力市场在自由化之前的历史原因,德国输电网由四家输电网公司垄断经营(自然垄断),分别为50 Herz、Amprion、Tennet和TransnetBW,由此相应地在德国产生四大电网区域。这四家公司实际上也都是脱胎于以前的四大能源集团的输电运营部,负责运营和维护超高压电网,新建输电网络,同时肩负着维持整个德国的电压和频率稳定的主要责任。在各大电网区域,相应的输电网运营商要时刻保证他们负责区域内的电力供求平衡。

作为输电网的拥有者,输电网运营商有权利对它们的网络和服务收取费用。由于四大电网运营商处于自然垄断的位置,为了防止其利用垄断地位进行不正当竞争,损害德国电力市场自由化,在2005年7月出台的电力燃气供应法中,确定输电网公司制定的电网使用费必须经过位于波恩的德国联邦网络监管局授权批准。这个网络监管局除了监管电网,对通信网、水网、气网和互联网等成网的公共服务事业一并实行监管,其权限大致可以想象成为我国“发改委+能源局+国资委”的“合体”。

在强力监管之下, 电网使用费必须通过确定透明的计算方法,根据输电网运营商的运营成本确定,目前这个成本大致在1欧分以内。而输电网运营商为了维持其负责的大电网区域内的电网稳定,在供求不平衡时向调峰电力市场购买调峰电力,所产生的费用一部分也记入电网使用费中,一部分按比例向导致电网不平衡的电力供应商收取。

DSO配电网运营商是输配成本中最大的变数。德国有830多家配电网运营商,其运营状况不尽相同,因此配电端的成本也从3欧分到9欧分不等存在极大的差异。不同电压等级的配电网运营商相互配合运营着地区级或城市级的中低压电网,以确保每一个用户的电力供应。他们和电力市场上参与者的密切合作是电力市场自由化的重要条件,他们要确保所有市场竞争者的设备都能高效、无差别、不受歧视地连接到电网中,使终端用户可以自由地选择他们的电力供应商。同时配电网运营商也要调节其负责的配电网的供需平衡,维持电网平衡。配电网运营商需要记录用户的用电数据,通过比较预测用电量和实测用电量来计算调度的电量。目前,他们还负责运行与管理电网中的测量装置(电表)并读取数据。随着智能电表的普及,更多关于用户用电行为的详细信息都可以被记录,这些信息使根据用户个人行为制定个性化的电价结算成为了可能,这也是目前德国配售市场较为繁荣的成因。

终端电力供应商的基本任务就是向用户提供电力服务。 他们往往从能源市场上购入电力然后再卖给终端用户。 通过准确地预测用户需求的变化而做出最合理的电力购入计划,减少交易价格,降低成本,实现盈利。在电力市场上交易的电价叫做交易价格,电力供应商卖给终端用户的电价叫做终端价格。理论上来说,电力供应商只是通过电力贸易来提供供电服务,并不拥有电网上的物理设备,所以也可以称之为虚拟运营商。

在德国其实很少有纯粹的只通过电力交易来满足客户需求的电力供应商,他们或者拥有自己的发电设备,或者拥有自己的配电网,还有一些则是四大能源集团的子公司。如SWM 慕尼黑市政建设公司,2010年以5.2 Mrd. kWh供电量位列德国第十大电力供应商,拥有并且运营着整个慕尼黑城市配电网,同时他又有自己的风力、水力发电站以及热电联产设备,这个电厂的产电都直接接入慕尼黑相应电压等级的配电网。

由于德国能源经济法严格规定了配电网运营商必须保证所有市场竞争者的设备都能无差别地接入电网,自2006年起联邦网管局又将终端用户更换能源供应商的流程手续做了简化和规范化,所以即使有公司同时扮演着配电网运营商和电力供应商两个角色,但是作为电力供应商他也不可能从自己运营的配电网上得到先天的竞争优势,从而使电力市场的自由化得到了有效的保证。

终端用户一般通过正式电力合约来和电力公司确定购买关系和价格体系。按照用电量的多少可以区别大用户和普通用户,合同价格往往根据年用电量制定。 年消耗量超过10万度的用户,被称为大用户,合同签订时不单根据用电量,还要根据最高消耗的功率来计算价格。大用户甚至有权利进入能源市场参与电力买卖,直接和产电方签订合同,从而跳过中间的电力供应商。大用户可以签订完全供应合同;发电厂100%提供大用户的需求,也可以签订基础供应用电合同;规定在某个时间段提供固定的电量,或者计划供应合同;在某个时间段按特定的负载曲线提供电力。由于这两种合同的负荷更好预测,所以这两种合同的价格也会低于完全供应合同。

电力供应商与用户签订用电合同,卖给终端用户的电价叫做终端价格。从上面的分析我们可以看出,除去发电商本身的电力生产成本,电力成本还包括输配成本和销售成本,而这三个部分加在一起实际上也只占到终端电价的二分之一。因此将电价上涨的原因归因到电力生产和运营部门实际上是不确切的。

那么剩下的二分之一去哪里了呢?这一部分主要是各种税费,具体有增值税、电力税、可再生能源税和地方准许经营牌照费。这些税费通过各种复杂的计算公式,经过各级政府主管部门的核准纳入整个电价体系后,自然推高了电价。

德国2012年普通家庭用户的平均电价在25.89 欧分每千瓦时,对用电量在20至500兆瓦时每年的工业用户,平均电价为14.9欧分每千瓦时(不含增值税),对于2000至20000兆瓦时每年的工业用户,平均电价为11.6欧分每千瓦时。造成这个价格差异的原因一方面是大用户跳过电力供应商直接和产电商签订用电合同得到了更好的合同价格,更重要的原因在于德国法律对能源密集型企业的免税政策。

例如可再生能源法2012年版规定,对于年耗电量高于10吉瓦时且电力成本占其毛产值高于15%的企业,可以对其90%用电量的可再生能源税减免0.05欧分每千瓦时。又如过网费法规定年用电量高于10吉瓦时且年用电小时数超过7000小时的用电大户,可以减免过网费。

这些被减免的税收和费用都会转加到普通用户上,造成普通用户终端价格的上升,也形成了德国工业电价远比居民电价便宜得多的特点,其目的当然是为了保障制造业的竞争力和就业率。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对德国电价过高的指责实际上也是不确切的,至少在工业大用户电价这一区域,德国的电价事实上是非常有竞争力的。

那么德国的电价在这么复杂的体系下为什么会越变越贵呢?在电网中,可再生能源发电设备发的每一度电,都可以向配电网运营商收取补贴,补贴值由可再生能源法确定,配电网在首先平衡自己的需求之后,将多余电力向上传输给输电网,这个过程被称为纵向负载平衡,而配电网运营商可以向输电网运营商收取等价的补贴。输电网在经过和其他输电网的平衡之后(这个过程被称为横向负载平衡),将这部分可再生能源发电设备发出来的电纳入能源市场,当日交易价格交易进行销售。当然,这些电量的多少会影响到优先排序原则从而影响到交易电价,当输入的可再生能源电量超过一定比例时,一些边际成本比较高的发电厂,如燃气发电厂就会从市场中被排挤出去而停产。

表面上看来,边际成本较低的风力和光伏等可再生能源电厂的引入,应当是促进电价的下降而不是上升。可问题是,如果整个电价体系中,纯粹的生产性成本本身所占比例不高,而因为不稳定的新能源的不断增多,电网的调控成本必然上升,而同时为了应对调控成本的上升,主管部门的监管成本也就是各种税费也必然上升,由此,电价被推高则成为必然。

而如果在电价上升的过程中,由于种种需要必须对这种上升对经济的危害进行转移,比如说把工业电价的上涨部分甚至转移到让全体消费者来承担,这种价格体系的设计不管出于什么样的原因,总会在某一天让终端消费者变得难以承受。

所以德国电价就会这么贵,而且很可能还会更贵。

关键字:电价 新能源

中国储能网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储能网:xxx(署名)”,除与中国储能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者单位如需转载需注明来源(中国储能网)。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储能网)”的作品,均转载与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但并不意味着中国储能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以及引用的图片(或配图)内容仅供参考,如有涉及版权问题,可联系我们直接删除处理。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版权问题与本网无关,想了解更多内容,请登录网站:http://www.escn.com.cn

相关报道

深度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