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新闻资讯 > 储能应用协会 > 专家访谈

周大地:我国治理雾霾要以气代煤

作者:中国储能网新闻中心  来源:中电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7-1-3 12:08:50

中国储能网讯随着环境问题的日益严峻,绿色发展与清洁能源成为时代的需求。以甲烷为主要成分的天然气是目前最为清洁的化石能源。在环境保护以及能源转型中,天然气将发挥怎样的作用呢,记者就此采访了中国能源研究会副理事长周大地。

对煤的替代还远远不够

中国电力报:雾霾天肆虐,我们呼唤清洁能源。煤炭的清洁利用、可再生能源、天然气,各自存在什么优势和劣势?

周大地:对于中国来讲,目前大伙儿最关切的是大气雾霾。治理大气雾霾,就会牵扯到能源使用数量、使用结构,要作重大调整。首先是煤炭,要解决二氧化硫排放、氮氧化物的排放问题。

中国现在的情况下不是替代煤做多了,而是远远不够。中国每年还在用煤三十六七亿吨,全世界煤炭的消费一半在中国,美国现在每年的煤炭消费不到十亿吨,其他国家煤炭消费最大的就是印度,大约五六亿吨。我国煤炭消费量太大,想把大气雾霾彻底治理,煤炭消费量必须得降下来。

全国的煤炭有将近二十亿吨在发电,这二十亿吨如果不处理,二氧化硫排放接近五千万吨,当然现在有清洁煤,但是即使清洁煤能做到清洁率达90%、95%,五千万吨乘以5%也不是个小数。何况还有很难处理的部分,散煤很难治理,还有很多的小锅炉、窑炉等等。

煤炭开采过程释放出的甲烷和其他的气体也很多,煤炭本身具有挥发性,运输过程的抛洒造成的地面沉降水资源破坏,这些在开采过程中也是很难避免的,这个数量也是惊人的。

尽管电煤经过很严格地各种措施进行处理后,可以比不处理的煤,要干净很多,有些指标和天然气的指标比较起来,它好像也不错了,比如说氮氧化物,但是如果天然气也加除氮措施的话,肯定是比煤要干净。

如果要脱硫,就需要用石灰,石灰的制造是一个耗能的过程,也是一个污染的过程。脱硝一般都得用尿素、氨水等,制造的过程也是有污染的。在这种情况下,尤其是小锅炉、小窑炉、散煤,还想做到干净就很困难,所以能源结构中也就要尽量压低煤的占比。

天然气基本上不含硫,在硫排放问题上是很清洁的,但是天然气的燃烧也会产生氮氧化物,所以真正要做到治理雾霾,可能最后我们对天然气的清洁燃烧也会提出更高的要求。

要治理雾霾,要呼吸清洁空气,各种方案比较起来,天然气是现实条件下最优的。风电太阳能等可再生能源替代煤,首先是过程太长,再说也不见得便宜。所以至少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天然气替代煤,多用天然气是当前的最佳选择。天然气只要有,我们就尽量要用,成本虽然是比煤炭要贵,但是付出的这些成本还是值得的。

广东经验值得借鉴

中国电力报:对于加快向清洁能源转型,您有什么建议?

周大地:我们不要总说成本高负担不了,能够改变能源结构的时候又犹犹豫豫、互相推诿。当然也不能让中国缺能,不缺能我们需要做好两个方面,一个是加强节约,现在节约的空间还很大。第二,就是加快向清洁能源转型。现在的问题,第一,节约压力不大,觉得能源有的是,还要刺激用能。第二有了清洁能源,相对不清洁能源也不想退出市场。

天然气不可能在补贴的基础上发展起来,但是要解决空气污染问题,要解决城市的环境问题,就得多花资金,而且何况这部分资金,说起来也是非常有限的。广东曾经是全国雾霾最早发生的地方,因为当时其工业比较集中。但是广东省的能源结构优化也是起步较早的。广东最开始发展核电,也发展水电,并最早开始使用LNG,那个时候LNG相对来讲还是很昂贵的。但是到现在为止,在京津冀、珠三角、长三角这三大经济区里面,珠三角反而是   雾霾相对最低的地方。由于在能源方面多投入,所带来的整个环境压力就大幅度地降低,总体来看能源结构转型带来的益处是很大的,付出的成本都是值得的。

所以为了保护环境,为了人民健康,为了城市的可持续发展,为能源结构优化转型多付出资金是必要的,在能源清洁化转型方面可别再讨价还价,别再犹豫不决了。

中国电力报:您认为天然气在能源结构转型中应发挥怎样的作用?

周大地:天然气在化石能源里面相对比较干净、低碳。同时,天然气控制起来很方便,带来的还有效率的提高。即使效率没提高,同等热值情况下,它的排放也是最低的,包括碳排放。所以天然气在今后几十年内,化石能源从高碳污染过渡到相对低碳和相对清洁,在这个过渡过程之中,天然气是一个最优选择,这就是有多少可以用多少的问题。第二,凡是天然气能够去替代煤炭的地方,都要尽量地去替代,包括发电,要尽量多用天然气。当然这里有经济性问题,但是你要真正考虑到环境和低碳,天然气优势是很明显的。

当前情况来说,我们的能源结构还不能一步到位全部过渡到可再生能源,因为首先可再生能源还需要一个发展过程。其次,能源系统完全电气化,在技术上面也有很多挑战。所有,我们现在以煤为主的能源结构,要以天然气来替代,要尽量多地替代。

但是,跟可再生能源和非化石能源比,天然气仍然是高碳的。天然气早晚要面临一个不许碳排放的时候,因此,天然气是低碳过渡化石能源,是能源转型过渡到最终以可再生能源为主的过渡能源。

能源领域改革要推进能源结构调整速度,同时也不能无限地上升成本,要节约能源。能源结构需要系统优化,需要更集中地来体现能源革命的要求,要统筹考量,全盘考虑,不能只考虑一时一地的利益。局部利益加起来不等于是整体为优,所以我个人认为,改革对中国来讲,还是要注意集中优化,要使总成本下降,要避免重复建设和不合理的建设,要加强规划、加强预测、加强准入,加强监管,然后加强政策指导。

在改革过程中,要注意集中优化、全   局控制,不能一切依靠市场。如果一味权力下放,省级政府又没有相应的规划能力,而且省级政府也很难跨区域地去考虑别的省份,缺乏统一规划带来的负面效应是很明显的。另一方面把大企业拆分,把很多具有公用性质的都要变成公共产品,是否符合《企业法》也是需要考虑的问题。各自为政,肯定不会是系统最优的,有些所谓改革,我个人认为目标不明确。

天然气管道建设要作战略性的长期安排

中国电力报:您认为2016年能源领域发生的最大变化是什么?

周大地:2016年,第一就是我们能源的增量下来以后,能源供应形势发生了重大变化,现在各种新能源的发展,规模化程度和供应能力确实大幅度提高,核电、风电、光伏等建设规模不断加大,这在过去是没有过的,这就是一个重大的变化。在清洁能源建设,包括电网各方面建设,现在是大量投入了,这都是积极的变化。

但是,在能源结构、能源消费有这么大变化的时候,传统能源还在继续扩张,所以矛盾也暴露得更明显。当前在能源领域的争论非常活跃,改革已经进入了不是纸上谈兵而是实战的阶段。改革的效果要影响改革的进程了。比较值得称赞的一点是,我们可以实验,搞试点,好我们就坚持,要扩大,不好我们就再重来。

中国电力报:您对天然气市场化改革的建议是什么?对2017年的展望是什么?

周大地:要把天然气培育成主体能源,要扩大天然气的消费市场,就要给天然气以发展所必要的利润空间。第二,要规划和设计地方天然气管网的最佳布局,要以最小成本,实现最大保障,在长期安全、技术上有保证,运行也要可靠。地方管网在建设过程中,建设单位的资质、经验等都是必须要考虑的。保障天然气稳定供应、安全供应,这是首要的,因为天然气一旦出问题就是管道爆炸,这是比水、电等对人们威胁更大的。同时,现在天然气价格还比较高,还需要降成本,投资要优化,管道建设要作战略性的长期安排。

2017年,我希望我国能进一步地明确能源结构调整的重要性,另一方面把能源改革的目的性要进一步地讨论清楚。

关键字:以气代煤

中国储能网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储能网:xxx(署名)”,除与中国储能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者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6500116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储能网)”的作品,均转载与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但并不意味着中国储能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想了解更多内容,请登录网站:http://www.escn.com.cn

广告热线:010-65000267 13501192779
版权所有 中国储能网© Copyright 2011 -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 by I5tool.com
京ICP备12023756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38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