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大数据| 安全环保| 视频| 自媒体| 能源互联网| 热储能| 石墨烯| 氢能| 知识产权| 供求信息| 超级电容器| 动力电池梯次利用| 读图

您的位置:首页 >新闻资讯 > 储能技术 > 物理储能 > 抽水储能

2016年西南弃水创新高

作者:中国储能网新闻中心  来源:中国能源报  发布时间:2017-1-11 12:48:23

中国储能网讯:记者日前从四川省电力公司了解到,2016年四川电网的调峰弃水电量较上年增长4成,再创近5年新高,达142亿千瓦时,相当于8000多万人口的四川省全年居民生活用电量的40%左右。

另一水电大省云南虽未公布2016年弃水电量的统计数据,但情况只会比四川更糟糕,预计将达400亿千瓦时。西南水电连年弃水,而且越弃越多,不仅造成大量的清洁水能白白流失,也给水电行业可持续发展带来不小打击。

实际弃水更多

据了解,随着位于大渡河流域的长河坝水电站和猴子岩水电站首台机组开始并网发电,截至目前,四川水电装机已突破7000万千瓦,达7030万千瓦,占全省发电装机的约80%。然而,受宏观经济影响,四川全社会用电量增速几乎呈逐年下降趋势,势必造成水电装机越大,水电消纳形势越严峻。

“2016年弃水比往前要严重得多,即使在来水量不充沛的5月和11月这样的平水期,四川依然弃水,这还是头一次。实际弃水量肯定远远大于统计的142亿千瓦时。”四川省某水电站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

据了解,因统计口径不同,弃水电量的计算方式存在较大差异,比如来水大于电站最大发电耗水量的部分不算在调峰弃水电量范畴内。“如果某一水电站机组满发时所需的流量为2000立方米 /秒,当来水量达3000立方米/秒时,多出的1000立方米/秒就不计入弃水。”该电站负责人补充道,“这种算法统计出来的结果比较少,业内估计实际弃水量将达700、800亿千瓦时也是有可能的。”

弃水电量的增加也表现在机组负荷率和水电设备利用小时数的相应减少。据介绍,四川大渡河流域各梯级电站全年平均机组负荷率只有20%多,除国调水电站外,四川去年水电设备利用小时数刚刚超过3000小时。

由于四川电网水电比重大,江河来水周期性、季节性强,水电调节性能总体较差,具有多年调节性能的水电站仅占21%,导致水电群出力在年内分布极不均匀,丰枯期出力悬殊,枯期平均出力仅为丰期平均出力的1/3,丰水期有大量水电富余,需要送出消纳,枯水期电力供应一直十分紧张,导致电力供应“丰余枯缺”结构性矛盾突出。

“四川省具有多年调节功能的大型水库太少,径流式电站由于调节性能差,弃水相对更多。加之四川省地方小水电装机1600万千瓦左右,占全省水电总装机的23%左右,进一步限制和降低了四川水库的调节性能。”该电站负责人表示,“如果库容电站多的话,弃水现象将得到部分缓解。”

与四川不同,云南省内具有多年调节能力的小湾、糯扎渡两个水库总库容为386亿立方米,流域梯级电站经两库调节后汛期和枯期电量约各占50%,为优质水电,极大改善了云南水电丰多枯少的矛盾。但从2013年开始,云南省弃水现象日趋严重,2015年在全省来水偏枯近三成、煤电利用小时数仅有1557小时及外送电量近千亿千瓦时的情况下,弃水电量仍达152亿千瓦时。

省间壁垒难消

清洁高效优质的水电资源大量浪费实在可惜。

四川、云南作为“西电东送”国家战略中的西南地区清洁能源基地,大量的水电装机除了满足当地用电负荷外,更担负着向东部省份输送清洁电力的使命。

然而,在电力外送环节却遭遇多重困境,多个外送项目面临外送通道建设滞后、在役通道空间有限或输送效率低、规划与建设不协调等矛盾。某知情人士告诉记者,由于送出工程大多涉及地域广、影响范围大、利益牵扯复杂,以至于前期及建设工作推进较慢,造成部分通道并未及时按期投运。

据了解,四川省“四交四直”外送通道总输送能力2850万千瓦。云南电网与南方电网正式实现异步联网之后,将原来“四交四直”的电力外送主通道升级为楚穗直流、牛从双回直流、普侨直流、金中直流、永富直流和鲁西背靠背直流7条直流大通道,云南西电东送能力由1925万千瓦提升至2455万千瓦。

但从实际运行情况来看,输送通道往往存在效率较低的问题。“比如2016年德阳-宝鸡的直流线路输送効率几乎为零,该线路去年还进行了扩容,增加了300万千瓦的送电能力。”上述电站负责人称。

输送通道利用率低正是“西电东送”市场空间十分有限的具体表现。“在西南水电极度富余的同时,‘西电东送’的受电省区却在规划建设相当容量的火电站。尤其是国家实施简政放权以后,部分地区以能源投资拉动经济增长为目的,陆续上马了一些火电项目,造成受电地区火电与送电地区水电的矛盾升级。”中国水力发电学会副秘书长张博庭曾表示。

省与省之间的壁垒不仅催生水火电矛盾,也激化地方保护主义。

“由于在与广东、广西等地区协调电量外送的过程中,云南处于弱势地位,且省内工业企业经营普遍较为困难,云南省政府自2012年起提出‘云电云用’电力消纳思路,并配套出台了价格调节基金、临时电价补助奖励、富余水电市场化消纳、《矿电结合流域水电就地消纳金沙江中游试点区域实施方案》等政策措施,拉动省内存量经济增长并带动增量投资。”上述知情人士说,“但受经济环境影响,拉动工业企业恢复和扩大生产的效果却十分有限,但水电企业的负担却在不断增加,云南水电最低的时候甚至将到0.07元/千瓦时。”

业内专家指出,要消除这种壁垒,需要国家层面的统筹协调,加强顶层设计,完善政策措施,创新体制机制,充分发挥中央政府宏观调控和统筹协调作用。此外,市场在消纳清洁水电能源中的关键作用也不应被忽视。

关键字:水电

中国储能网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储能网:xxx(署名)”,除与中国储能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者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6500116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储能网)”的作品,均转载与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但并不意味着中国储能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想了解更多内容,请登录网站:http://www.escn.com.cn

广告热线:010-65000267 13501192779
版权所有 中国储能网© Copyright 2011 -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 by I5tool.com
京ICP备12023756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38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