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中国储能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新能源车企

新能源车代工:解近渴容易,续长命难

作者:王金玉 来源:中国汽车报 发布时间:2019-04-14 浏览:
分享到:

3月29日,南京嘉远电动汽车(以下简称“嘉远”)与安徽猎豹汽车(以下简称“猎豹”)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后者将为嘉远代工生产电动汽车。从过去的江淮蔚来共建工厂到日前的猎豹为嘉远代工,如今,汽车制造代工的现象越来越普遍,已成为未获生产资质车企产品落地的普遍模式。

两年多来,代工模式为我国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带来了哪些影响?它会否成为我国汽车工业发展一种常见的商业模式而不是短期的合作方式?汽车领域的“富士康”会否产生?带着这些问题,记者展开了调查。

猎豹代工嘉远代工合规后第一个合作项目

嘉远董事长兼总经理李辉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猎豹将为嘉远的一款双门4座的小型电动汽车代工,该车NEDC工况下续驶里程为260km,并将以猎豹汽车嘉远牌上工信部产品公告。目前,这款车已经完成开发设计及验证工作,计划将于今年7、8月上市并面向全国招商,并计划于年内交付给用户。在双方的代工合作中,嘉远将负责车辆开发、制造的部分,包括模具、原材料的采购等,而猎豹将以收取代工费的方式在其生产线上生产组装这款纯电动汽车。嘉远还将负责车辆的营销及售后服务工作。借助代工,嘉远正式进军新能源汽车市场。

李辉认为,代工是推进嘉远纯电动汽车市场化的重要途径。从目前招商情况看,市场对这款车接受度很高。嘉远甚至在考虑控制经销商数量,先期只准备引进200家经销商,严格按照一个地区一家经销商的原则选取经销商。李辉预计这款车的年产能将达到5万~10万辆,其中还将有1/3的产品用以出口。

对于猎豹汽车而言,为嘉远代工不失为提升产能利用率,盘活企业生产资源的有效途径之一。这家创建于1950年、具有军工背景的车企,在乘用车市场几经坎坷。猎豹虽然拥有4个生产基地,但产能利用率一直不高,选取一个生产基地为嘉远代工对其自身车辆生产不会产生太大影响,而且能获得一笔代工费。

加速造车新势力市场化进程

江淮与蔚来、小鹏汽车与郑州海马、电咖与东南汽车、北汽新能源与奇点汽车、绿驰与东风裕隆、新特汽车与一汽轿车、清行汽车与一汽吉林、博郡与一汽吉林、北斗航天汽车与一汽吉林……汽车代工合作项目的队伍不断壮大。近两年,代工成为纯电动汽车领域一种新风尚,很多未能取得纯电动汽车生产资质的企业纷纷借助代工模式顺利进入工信部产品公告,其中最先落地代工项目的就是江淮为蔚来代工,让蔚来在没有生产资质的情况下去年完成一万辆汽车交付。

尤其是去年底,工信部发布《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准入管理办法》,明确鼓励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之间开展研发和产能合作,允许符合规定条件的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委托加工生产。代工模式获得工信部肯定,其发展也将迈向新阶段,与之前业内外对代工模式的种种猜疑不同,代工合规了。相较于此前新造车势力寻求代工合作的种种传闻,此番嘉远和安徽猎豹的代工合作,可谓代工合规后第一个合作项目。

其实,汽车代工不是新生事物,在世界范围内早已有过很多成功案例。麦格纳就是其中典型代表,它曾经以为奔驰G代工30年而闻名。而在全球范围内,集团内部、甚至跨企业间的代工也非个案。

代工之所以在当前的国内新能源汽车领域如此火热,主要在于新进入企业为了抢占国内新能源汽车市场窗口期,在国家严控新建纯电动汽车生产企业的情况下,代工成为企业得以进入市场的捷径。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专家表示,因为中国造车的政策门槛高,企业为了更快推出产品,抢占市场窗口期,代工成为不少造车新势力的首选。

同时,代工模式其实是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把车辆生产交给有经验的传统车企,符合商业逻辑。更为关键的是,造车需要长期投入,建厂房、生产线、工厂管理、工人等各方面的成本是一项巨大支出。在创业初期,造车新势力如果节省这部分投入,把有限的资金用于产品的开发及营销,也是一种事半功倍的方法。

同时,通过代工生产,传统企业可以更深入地学习造车新势力在纯电动汽车产品设计开发、品牌营销管理方面的经验,从而提升自身新能源汽车产品竞争力。不过,代工也是一把双刃剑。造车新势力需要向代工厂开放自己的产品设计、供应链管理等核心技术,尽管有商业条款约束,但仍存在一定风险,这也是对代工模式的一种考验。

代工不是简单的组装

汽车代工模式之所以能在短期内蔚然成风,其根本原因还在于传统车企的积极入局。

长安汽车总裁朱华荣、北汽集团董事长徐和谊等一众车企大佬都曾公开表示,愿意和新造车势力合作,对代工保持开放、包容的心态,这也是代工得以顺利推进的因素。朱华荣在接受《中国汽车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长安集团内部各家工厂产能互补的情况时有发生,而把富余产能向外部尤其造车新势力开放,和它们联合制造汽车产品,也是一种集约利用社会资源的积极体现。尤其是在中国汽车制造水平提升,但车市增速放缓、产能利用率不高的情况下,传统车企选择为新能源汽车品牌代工,不失为一种提升产能利用率的有效方式。于是,一汽、北汽、长安、东风等传统车企都对造车新势力敞开了怀抱,让代工模式得以迅速推广。上海交通大学汽车工程院副院长殷承良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曾强调,当前有些传统车企产能利用率不高,国家应该鼓励盘活这些资源,提升产能利用率。代工不失为一种盘活汽车闲置产能的有效方式。

同时,随着“双积分”政策的实施,传统车企为造车新势力代工,在赚取代工费的同时,还可以优先获得积分交易的选择权,尤其是对于一些自身新能源汽车进程比较慢的企业,积分交易优先权尤为重要。

虽然传统车企代工生产车辆的积分需要通过商务谈判才能归为己有,但是至少在双积分核算的“账面”上,这些积分是记在传统车企名下的,让其新能源汽车积分成绩单不至于那么难看。这也许也是部分传统车企乐于接下代工订单的因素之一。

尽管代工可以提升造车新势力运营效率,盘活传统车企富余产能,但不容忽视的问题是,代工还存在一个弊端,即谁负责对产品品质进行管控。诸如蔚来车主抠掉其车身“江淮”字样的事件也是对代工的一大考验。目前,已经爆出的代工合作中,承接代工订单的传统车企并不是强势自主品牌,少数企业已经濒被市场临淘汰的边缘。即使江淮新能源汽车有一定的销量,但其也不是高品质的代名词。尤其是很多新进品牌多以高端车型为首款量产车型,代工企业能否保证代工产品的质量、品质还有很大不确定因素,这也是威马汽车董事长沈晖坚持选择自建工厂的根本所在。在沈晖看来,只有自己建厂,才能对产品进行最好的把控。

“嘉远将和猎豹共同承担产品质量责任。”李辉强调。只有得到双方共同确认,代工的产品才能上市销售,这也是现在代工合作中大部分企业的选择。然而,在汽车较长的生命周期内,维修、召回在所难免。在较长的售后服务过程中,多由委托方提供产品售后服务。不是自己制造或者短期的代工合作,很难保证售后服务质量。

代工模式难成主流

“汽车是一种对产品质量、品质有严格要求的产品,要求制造商对产品全生命周期的质量担责。”上述不愿透露姓名的专家如是说。在他看来,代工生产,虽然通过商业合作的方式把产品质量、售后服务等转嫁给了委托方,但实际上他们并非产品的实际生产者。虽然在代工过程中,委托方可以深度参与产品的生产管理,但对产品质量的把控还是与自己生产有很大差异。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代工只能是一种短期合作的权宜之计,不可能成为汽车制造的主流模式。

“汽车制造商需要承担较长的产品质量责任周期。在欧美等发达国家市场,一旦车辆出现问题,对企业的处罚是非常重的。有些企业甚至会因为重大产品质量问题面临破产、倒闭等问题。”上述专家强调。汽车的产品责任和规模效益,决定其生产制造在企业的经营过程中占据着非常重要的地位。一家车企要想成长为主流汽车制造商仍需要拥有自己的产品制造能力。这就决定着,汽车领域短期内不可能出现“富士康”一样专门以代工为主营业务的代工厂。

另一方面,未来“新四化”模式下,车企不再是单纯的车辆制造商,他们正积极向移动出行服务商转型。出行服务商也有可能是拥有滴滴出行这样背景的企业,它们的重点可能不是车辆本身,而是出行服务。届时,车辆可能不是他们的重点,他们极有可能由代工生产解决车源问题。神州控股宝沃,或许就是出行服务商解决车源问题的一种尝试,但这并非代工未来的发展蓝图。“新四化”的未来,代工的发展存在很多可能,但也存在很多不确定性。在可以预见的未来,代工仍很难成长为主流汽车生产模式。

延伸阅读————

汽车代工历史很悠久

汽车代工并不是一个新生事物。在全球汽车工业发展史上,代工是一个非常普遍的现象,但多为短期行为,很难长久。而且,这些代工模式与当下我国新能源汽车领域的代工模式存在很大不同,它们大多不是由于合作一方缺少生产资质而作出的不得已的选择,多是考虑成本、运费、产能等因素下的临时合作。

为奔驰代工生产G级车,是麦格纳经典的案例,也是其成为全球知名的代工厂的原因之一。在奔驰G级车30多年的发展过程中,麦格纳为其代工生产了30万辆。同时,麦格纳不仅是汽车代工厂,它还是全球最大的汽车零部件制造商之一,也堪称全球最多元化的汽车零部件供应商。麦格纳的零部件范畴涵盖内饰系统、座椅系统、闭锁系统、金属车身与底盘系统、镜像系统、外饰系统、车顶系统、电子系统等多个领域。同时,麦格纳还具备动力总成系统设计、工程开发、测试与制造以及整车设计能力。其不仅可以提供代工生产服务,还可以帮助完成车辆的开发设计工作。

意大利博通曾经代工1977~1981款沃尔沃262C、1995~1999款菲亚特朋多敞篷版、2006款MINI JCW GP等。拥有悠久整车装配历史的宾尼法利曾代工1956款阿尔法·罗密欧。Karmann在2009年破产之前曾为大众、福特、克莱斯勒等品牌代工过多款车型,包括1949~1980款甲壳虫敞篷版、1985~1989款欧版福特Sierra XR4i、2003~2008款克莱斯勒Crossfire轿跑/敞篷版等。法国汽车装配公司Heuliez曾代工生产1992~2000款雪铁龙XM旅行版、2000~2007款标致206CC、2004~2009款欧宝Tigra TwinTop B等。

从2012年起,三菱日本冈崎工厂负责制造与三菱劲炫ASX同平台的紧凑型SUV雪铁龙C4Aircross和标致4008。丰田86和斯巴鲁BRZ,都是在斯巴鲁日本群马工厂生产。铃木Wagon R和马自达Flair在铃木的日本静冈工厂生产。

福特旗下超级跑车福特GT由加拿大安大略省私人汽车制造商Multimatic Inc.负责制造。从2016年到2020年,每年将有250辆福特GT在加拿大工厂下线。第二代smart forfour是戴姆勒与雷诺合作开发的5门微型车,该车与第三代雷诺Twingo共享了约70%的零部件。从2014年起,这两款车都在斯洛文尼亚Novo Mesto的雷诺Revoz工厂中制造,而同平台的smart fortwo则在戴姆勒的法国Hambach的Smartville工厂中组装。

国内车企热衷代工“结对子”

江淮与蔚来

江淮与蔚来的代工合作是最早推进的项目,早在2016年4月就签订了合作框架协议,也是最早进入生产阶段的。去年,双方生产的车辆已经交付1万多辆。而且,今年初,蔚来表示放弃自建工厂,未来车辆生产主要依托代工模式。

绿驰与东风裕隆

绿驰首款紧凑型SUV将选择东风裕隆代工。在绿驰的规划中,其有CC/M/S三个产品平台及车型组合,覆盖了微型、紧凑型及中大型车,这将帮助其保持每6个月上市一款新车的节奏。按照规划,今年6月,其首款紧凑型SUV将上市。而尚未取得资质的绿驰将通过联合制造的方式量产上市。去年,曾有传闻,绿驰考察了东风裕隆和众泰汽车的生产基地,而选择东风裕隆代工的可能性更大。

小鹏与郑州海马

小鹏汽车在广东肇庆规划10万辆年产能的建厂项目同时,还选择郑州海马作为其代工厂。2017年9月,双方就签署了合作协议,由郑州海马生产小鹏G3。

北汽新能源与奇点

奇点在安徽铜陵建设奇点智能新能源汽车产业园的同时,还与北汽新能源签订了代工协议。2018年4月,奇点宣布与北汽新能源进行合作,双方在智能汽车技术开发、充换电设施建设、经销网络、生产销售等方面合作。

不过,北汽新能源也在借助北汽集团旗下其他传统车生产基地生产,其是否有产能为奇点代工存在不确定因素。同时,自去年底奇点遭遇资金压力,其能否顺利推进到代工生产,目前看存在很大不确定性。

电咖与东南

并没有取得生产资质的电咖汽车,早在2017年就有新车电咖EV10的上市,而这款车正是借助东南汽车代工生产。在各大车展上,双方甚至联合参展,在各自展台上共同展示各自品牌的车辆,深度绑定、犹如“一家人”。

一汽与拜腾

2018年4月,拜腾与一汽签署合作协议,中国一汽作为战略投资者参与拜腾B轮投资,2018年7月正式确定合作。拜腾计划在今年量产的第一款车BYTON Concept,由一汽代工的概率很大。

关键字:新能源汽车

中国储能网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储能网:xxx(署名)”,除与中国储能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者单位如需转载需注明来源(中国储能网)。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储能网)”的作品,均转载与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但并不意味着中国储能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以及引用的图片(或配图)内容仅供参考,如有涉及版权问题,可联系我们直接删除处理。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版权问题与本网无关,想了解更多内容,请登录网站:http://www.escn.com.cn

相关报道

深度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