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中国储能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首屏 > 储能市场1 > 发电侧储能

大股东撤离,新疆100MWh钛酸锂储能电站前路未卜

作者:胡不斐 来源:储能100人 发布时间:2019-11-21 浏览:
分享到:

中国储能网讯:钛酸锂通往储能产业核心圈的旅途,向来是满路泥泞。

新疆哈密融创诚100MWh钛酸锂储能电站,这个中国钛酸锂储能领域的标志性工程,在近日发生了令人讶异的变化。

根据11月20日晚间四川新金路集团(000510)发布的公告,近日,新疆融创诚大股东四川兴能拟将持有的75%股份,转让给成都市新众鑫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而持有融创诚25%股份的新金路集团,则“经审慎考虑,决定放弃本次参股公司股权转让优先购买权。”

新疆融创诚是哈密100MWh钛酸锂储能电站的项目公司,这个电站是依托于新疆华电哈密三塘湖、苦水等风场的调峰调频风储项目。而华电的这些电站,早些年投运时核定的并网电价是0.58元/度。

根据项目规划,融创诚储能电站要先后建设两个20MWh和两个30MWh项目,建成后服务配套风电场装机总容量为1000MW,最大充放电功率300MW,即项目总规模为300MW/100MWh,为3C倍率。

由于官宣较早,在东部电网侧百兆瓦级储能电站横空出世之前,它已是中国规划建设最大的电化学储能项目之一。

它的发展脉络主要有如下几个节点:

2018年初,项目公司正式成立,其时唯一股东为四川兴能新源科技有限公司。该公司背景为四川本土锂电产业链公司兴能集团旗下公司。

3月,该项目被哈密市列为重点推进项目。当时预计于2018年5月1日正式开工。

2018年5月,新金路集团以6000万元增资入局,持股25%,项目公司注册资金增至2.4亿元。增资之初,项目公司融创诚资产仅有10.42万元,负债58.37万元。

双方约定,协议签订后,新金路6000万元将在五个工作日内到账,大股东四川兴能1.8亿元也需在2018年12月31日到位。新金路对大股东股权有优先购买权。

迁延多日后,2019年4月,项目取得哈密市发改委批复,同意保障消纳相关风电场部分增发电量(1.5亿千瓦时)。

2019年9月,一期巴里坤三塘湖20MWh储能项目开工。

2019年11月,大股东四川兴能撤离,将所有股权转让给成都新众鑫,二股东新金路集团放弃优先购买权。

根据新金路集团的公告,公司放弃优先收购的原因主要包括:

1、新疆融创诚为公司参股公司,主要从事新能源设施,新能源技术、产品开发等业务,而公司为氯碱化工企业,在新能源业务领域目前尚处于探索阶段,缺乏经验及相应专业技术人才,目前尚不具备独自实施该项目的能力。

2、一期开工后,相关工作目前正在推进之中,尚需专业技术和大量资金支持,公司本次放弃优先购买权,汇同成都市新众鑫共同合作,可借助合作方技术和资金,以确保项目顺利实施。

但事实上,从过往经验来看,成都新众鑫公司也是行业新手。该公司迟于2018年底才成立,注册资金仅为700万元。

而根据此前披露的信息,哈密融创诚100MWh钛酸锂储能电站项目总投资需要12.4亿元。其中除2.4亿元实缴资金外,另外10亿元资金需通过银行贷款、政策性融资等方式筹措。新金路公告显示,目前实际到位主要资金只有新金路集团的6000万元。

融创诚钛酸锂项目立项的名义是调频调峰,但实际的营收来源,是通过减少“弃风率”,提升风电场消纳水平,并在此基础上和新疆华电有关公司签订合同能源管理协议,以增发收益分成实现投资回报。

哈密市发改委今年4月出具了《关于新疆融创诚100MWH钛酸锂电池储能示范项目电量消纳的函》,对项目消纳做了初步支持:

一是对于一期20MWh储能风电场联合电站,力争用河南省对口援疆电量解决每年1.5亿千瓦时增发电量,其他电量通过市场化交易方式解决,二是在一期20MWh示范成功的基础上对于已备案的剩余80MWh储能电站,参照一期储能联合电站消纳方式执行。

一期华电的巴里坤三塘湖东方民生风电场,是从哈密到河南的“天中直流”特高压配套电源,以河南对口援疆电量解决增发电量,有可以疏导的出处。不过,位于伊州区的苦水风电场,却并非天中直流配套电源,届时要参照一期方式解决增发消纳,还需要重新凝聚智慧。

事实上,弃风问题在新疆虽然严重,但近年却呈现较快下滑的趋势。根据新疆发改委数据,2018年,新疆全区弃风率22.9%,同比下降6.9个百分点;2019年1-9月,弃风率进一步降低至15.4%。面对显著下滑的弃风率,投资方和风电场业主之间,能否坚持原有模式,或者达成新的增发电量分成协议,都是不可忽视的变量。而且,一个20万千瓦的风电场,即使最大限度的降低弃风率,能否增发1.5亿千瓦时电量,本身也是一个存疑的问题。

此外,在“两个细则”考核上,以一期配套的巴里坤东方民生风电场为例,“储能100人”统计了它们今年7—10月两个细则考核情况,该风场按月分别罚款18.89万元、14.30万元、14.26万元和10.22万元,累计约为57.67万元。这意味着,即便因配置储能可以减少罚款,但一年下来,这个数值在高额的投资面前,也并不具有较为显著的经济性。

钛酸锂作为锂电家族的一员,具有快充、长寿、宽温等优点。然而由于缺乏下游规模化市场,其系统造价成本难以快速下降,一直面临难以突围的困境。今年以来,另一家钛酸锂代表性公司银隆新能源,已悄然拉开了磷酸铁锂的补充战略。

以钛酸锂出道并名闻当世的银隆新能源,在今年11月,中了高原上一个磷酸铁锂的储能项目。

新疆融创诚项目,在一定意义上来说,算得上是钛酸锂在储能行业的光明顶之战,成败都将带来巨大影响。除了合作方的资金问题可能导致项目无法如期进行之外,新金路集团在公告中还承认:若外部政策发生变化、电价执行标准变化、储能示范项目电量未能全额顺利消纳,(都会存在)可能导致达不到合作预期效果的风险。

关键字:钛酸锂 储能 风储 银隆新能源

中国储能网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储能网:xxx(署名)”,除与中国储能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者单位如需转载需注明来源(中国储能网)。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储能网)”的作品,均转载与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但并不意味着中国储能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以及引用的图片(或配图)内容仅供参考,如有涉及版权问题,可联系我们直接删除处理。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版权问题与本网无关,想了解更多内容,请登录网站:http://www.escn.com.cn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