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浏览中国储能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首屏 > 新闻 > 财经观察  返回

煤电深陷“缺钱”困境

作者:赵紫原 来源:中国能源报 发布时间:2020-01-25 浏览:
分享到:

国家能源局西北监管局近日发布《2019年宁夏部分燃煤发电企业生产经营现状的调研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显示,2019年1至11月,宁夏10家煤电厂营收总额145.51亿元,利润总额-4.98亿元。

同时,因企业连年亏损,缺乏金融机构认可的盈利预期,偿还债务能力大幅削弱,金融机构对煤电企业信贷实施了严格的信贷管控措施;个别企业甚至出现金融机构不再发放新增贷款的情况,只能依靠股东增加注资维持企业运转。

记者调查得知,宁夏并非孤例,资产负债率偏高、现金流紧张已成为煤电行业两大“顽疾”,随之而来的是,融资难度加大、资金链断裂风险攀升。

负债率普遍偏高

岌岌可危的现金流,令煤电企业叫苦不迭。

“我们现在欠的购煤款已超两亿元,账面流动资金只剩一、两千万元了。这已经是省内境遇最好的火电厂了。”西部某火电厂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

2018年10月,郑州煤电发布公告,拟融资30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偿还有息债务。短短两个月后,郑州煤电再发公告,其控股股东郑煤集团质押8500万股用于融资补充流动资金,郑煤集团已累计质押股份2.85亿股,占其持股总数的43.98%,占公司总股本的28.07%。

现金流告急,煤电企业想方设法融资,导致债台高筑。

西北能监局2019年6月发布的监管报告显示,青海火电企业资产负债率接近90%,且处于连年亏损困境;2018年,甘肃统调19家煤电企业中4家资产负债率高于200%,8家累计亏损超过10亿元;上述《报告》也显示,宁夏10家煤电厂平均负债率79.75%;山西电力行业协会2017年发布的《关于对省调火电企业给予政策支持的建议》指出,2017年1-8月,山西省火电企业亏损面达88%,平均负债率高达81.9%,最高已达636%。

华北电力大学课题组去年在一份名为《煤电供给侧改革金融政策研究》(以下简称《研究》)的报告中指出,通过收集各类工业上市企业资产负债表发现,煤电行业的资产负债率普遍偏高,信贷风险偏大。

多因素致现金流趋紧

煤电企业现金流缘何如此紧张?

上述《报告》指出,受宁夏工业产业结构影响,煤电企业收到的电费收入中“承兑汇票”比例长期居高不下,占比约60%。企业为维持现金流,采用贴息方式将部分承兑汇票提前兑付。宁夏各煤电企业每年都需支付少则数十万、多则上千万的贴现利息。

何为“承兑汇票”?

“相当于今年花明年的钱,就像透支信用卡。”某热电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电网公司和发电企业结算电费普遍使用‘承兑汇票’,假设电厂今年1月1日收到1亿元承兑汇票,拿到现金有两种办法,一种是在银行放一年,2021年全额提出1亿元;另一种是支付银行约6个点的利率提前取出。现在买煤都要现金,如果企业急用钱,只能白白损失500多万元。此外,部分地区超低排放电价并未落实,环保投入没体现在电价里。”

为何使用承兑汇票作为结算方式?上述负责人表示:“电网企业透露,一些效益不太好的大型工商业用户用这种方式支付电费,作为下游企业,电网企业自然转嫁给发电企业。”

该负责人认为,根本原因在于煤电边际效益太低。“2015年新一轮电改推进,全面竞价时代拉开大幕,叠加一般工商业降电价、高价煤低价电‘两头挤压’,煤电盈利能力大幅下降,现金流自然紧张。”

此外,固定支出,比如银行贷款,使“拮据”的现金流更加“捉襟见肘”。“假设建一家煤电厂需投30亿元,按照相应比例母公司出资20%控股。作为独立法人机构,剩下的24亿要电厂自己想办法,还有设备折旧。那么,银行贷款也好,融资也好,地方企业参股也好,这笔钱都要定期还银行,电厂现金流因此更紧张。”山东某煤电厂相关负责人坦言。

直接融资难度大

上述《研究》指出,煤电企业主要有两种融资渠道:一种是以股票、债券为主的直接融资;一种是以金融机构为媒介的间接融资,包括银行信贷、委托贷款、融资租赁等,煤电企业主要以间接融资为主,占84.5%。

“就间接融资而言,银行信贷已越来越难,银行评估企业经营状况和负债率,负债率过百获得贷款的可能性很小。兰州西固热电负债率高达269%,被列入国资委挂牌督导‘僵尸企业’名单,大唐甘谷电厂、连城电厂‘熬’不住相继破产清算。” 上述热电厂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

该负责人指出:“目前比较常见的方法是委托上级集团财务公司做流贷,利率相对较低。说白了就是‘拆了东墙补西墙’。”

这一说法得到了山西某商业银行信贷科人士的证实:“近年来,火电企业亏损严重,贷款数额逐年增加、资产负债率直线上升、信誉评级逐渐下降,银行开始改变信贷政策,对煤电项目审慎发放贷款。”

随着环保压力加大,以及风能、太阳能等可再生能源成本下降,全球金融机构从煤电领域撤资的趋势越来越明显。

2019年5月,新加坡、日本等亚洲四家主要金融机构宣布限制煤电融资;同年10月,联合国气候大会上,非洲发展银行总裁阿德希纳发表声明:“非洲发展银行将不再为煤电项目提供融资”。今年1月14日,管理规模约7万亿美元的资管巨头贝莱德在致全球CEO的信中表示:“2020年主动投资将全面撤出动力煤”。

关键字:煤电

中国储能网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储能网:xxx(署名)”,除与中国储能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者单位如需转载需注明来源(中国储能网)。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储能网)”的作品,均转载与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但并不意味着中国储能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以及引用的图片(或配图)内容仅供参考,如有涉及版权问题,可联系我们直接删除处理。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版权问题与本网无关,想了解更多内容,请登录网站:http://www.escn.com.cn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