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浏览中国储能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首屏 > 新闻 > 储能金融与保险  返回

明阳智能频遭大股东减持,海上风电黄昏将至?

作者:大飞 来源:能见Eknower 发布时间:2020-03-05 浏览:
分享到:

素有“海上风电第一股”之称的明阳智慧能源集团股份公司(下称“明阳智能”,601615.SH)再次遭遇大股东减持。

此次减持的是明阳智能第五大股东Jiont Hero。减持前,Joint Hero持有明阳智能5924.84万股,占比4.29%。此次减持股份不超过1379.72万股,约占该公司总股本的1%。

这并不是明阳智能大股东第一次发布减持计划。

早在2月4日,明阳智能发布巨额减持计划。第一大股东靖安洪大和第二大股东蕙富凯乐均拟通过集合竞价及大宗交易方式分别减持股份不超过8278.3万股(占总股本的6%),合计减持股份不超过1.66亿股(占总股本的12%)。

两次减持计划均导致明阳智能股价大跌。对这家2019年初刚上市的新股来说,首批限售股一年限售期到期并不是一个好的信号。

限售股解禁后被轮番减持,这或许折射出大股东对公司发展前景持有不同看法。而在去补贴的背景下,海上风电会因此步入黄昏吗?

1、海上“紧箍咒”

至少,明阳智能现时的处境稍显尴尬。

明阳智能前身为广东明阳风电产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明阳风电”),成立于2006年,总部位于中国广东中山。

彼时,《可再生能源法》刚刚获得通过,太阳能、风能、生物质能等清洁能源迎来历史性机遇。

随着风电整机的进口替代与国产化率显著提升,我国风电行业呈现爆发式增长。2010年,明阳风电成为中国第一家在美国纽交所上市的风电整机制造企业,且募集资金3.5亿美元,创下2010年中国公司赴美IPO募集资金之最,一时间风光无限。

然而好景不长,随着三北地区开始弃风限电,整机和叶片销售遇阻。曾在三北地区大肆建设叶片生产基地的明阳风电经营开始陷入困境。

2016年,同期创立的远景能源公司已全面超越明阳风电,和金风科技一起坐稳中国风机制造业的前二把交椅,且与第三名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

同年11月,国家能源局发布的一项政策让明阳风电看到弯道超车的绝佳机会。《风电发展“十三五”规划》出台,划出四个海上风电重点省份,广东位列其中。

在海上风电这片新战场上,扎根广东十年之久的明阳智能占据天时、地利优势。

此后,明阳风电开始调转航线,奋力驶向海上风电领域,全力配合广东省海上风电布局规划。

不过,相比陆上风电而言,海上风机技术难度大,门槛更高。为摆脱过去重资产布局留下的历史包袱,给外界树立技术型企业的形象,明阳风电更名为明阳智慧能源集团股份公司.。

2018年4月,广东省召开全省推进海上风电建设工作现场会,会议直接被安排在位于中山市的明阳集团总部召开。该省省长马兴瑞出席会议并讲话,要求加快推进项目核准和开工建设,按照“大、快、高”的要求进行海上风电建设。

2018年底,为享受高电价补贴,避免即将到来的竞价,沿海各省海上风电项目纷纷加快核准。这其中,广东省是海上风电核准最为积极的省份。

据统计,2018年前三季度,广东省共核准了285万千瓦海上风电项目,而在第四季度,更是突击核准2531万千瓦海上风电项目,其中1825万千瓦是核准前公示项目。

作为广东省唯一本土制造商,明阳智能在这场广东海上风电“大跃进”中是最大受益者,被称为“海上风电领导者”。

数据显示,2018年明阳智能海上风电中标157.5万千瓦,占2018年全国公开挂网招标开标容量近一半的市场份额。

2019年初,明阳智能成功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主板上市,随后股价接连暴涨。花了近十年时间,从美股到A股,明阳智能又一次迎来高光时刻。

但这种风光时刻仅仅维持一年多。

2020年1月23日,财政部、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紧急联合下发《关于促进非水可再生能源发电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财建〔2020〕4号)(下称“《若干意见》)”,明确从2022年开始,中央财政不再对新建海上风电项目进行补贴。

新能源行业高度依赖补贴,海上风电尤其如此,其对补贴依赖程度远高于光伏和陆上风电。海上风电距离平价尚远,缺乏补贴意味着开发商没有开发海上风电的动力。

对明阳智能来说,“海上风电领导者”这顶帽子正变得越来越沉重。

2、“钱”景不妙

最沉重之处或许来自于该公司的财务状况。

自中国海上风电开始兴起,海上风电会补贴多久成为业内最为关注的话题。

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秦海岩曾经预计,中国海上风电2025年后才可实现平价。

然而已发展至万亿规模的新能源产业,补贴拖欠的缺口巨大,据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测算,截至2018年底,可再生能源补贴拖欠已达到2000亿元,这其中2019年以后的新增补贴并未计算入内。

海上风电是目前度电成本最高的可再生能源之一。目前海上风电0.85元/度的标杆电价,约核每度电补贴0.4元左右,是陆上风电度电补贴金额的3倍左右。

当陆上风电和光伏已迈入平价,在巨大的欠补压力下,能源相关部门开始反思,中国是否需要补贴海上风电这么昂贵的电源。

如今,锤子似乎已落地,《若干意见》来势汹汹。中国海上风电的未来被蒙上阴影。不过,在这个新兴市场,仍然有大批制造商在稳扎稳打。

另一种市场观点则认为,明阳智能的遭遇或许只是表明该公司的投资者正在失去信心。

事实上,明阳智能的财务状况一直备受诟病。2018年,明阳智能拟IPO时,曾有媒体质疑其自身“造血”能力缺失,仅靠政府补助和税收优惠长期“输血”勉强生存。

明阳智能对此辩解称其对税收优惠及政府补助不存在重大依赖。理由是,2015-2017年公司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分别为2.01亿元、2.49亿元、2.73亿元,逐年在增长。

然而,根据《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第三十四条规定,发行人的经营成果对税收优惠不应该存在严重依赖。在实际操作中,如果税收优惠和补助占当期利润达到20%以上将会构成严重的依赖。

从这家风电巨头的招股书中不难发现,这一比例已远远超出20%。

招股说明书显示,2015-2017年公司的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49.21亿元、51.57亿元、42.78亿元,当期营业收入分别为69.40亿元、65.20亿元、52.98亿元,应收账款余额占营业收入的比例高达73.14%、80.31%、82.04%,逐年在攀升。

这折射出,除了税收优惠及政府补助以外,明阳智能高额的应收账款,和应收账款的回收缓慢导致公司靠大量举债经营,而增加的利息支出也在不断蚕食着公司的利润。

大量应收账款等待回收,明阳智能被迫不得不增加银行的借款来维持日常经营。招股书显示,2017年明阳智能短期借款和长期借款共计42.2亿元,较2015年10.6亿元,大幅飙升298%,因此而产生的2017年利息支出高达1.69亿元,占同期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49%。

另外,在2018年抢核准和2019年抢装潮中,明阳智能为抢占订单,保障供应,开始急速扩张,为此担负巨额担保贷款。

仅2019年下半年,明阳智能多次公告向子公司提供担保:

2019年7月,明阳智能已经为明阳新能源科技向国家开发银行广东省分行及中国进出口银行广东省分行申请人民币贷款事项,提供担保合计不超过人民币11亿;

2019年10月,明阳智能为天津瑞能向兴业银行天津分行申请授信事项提供担保合计不超过人民币2000万元;

2019年10月,明阳智能为国电中投盈科向华润租赁有限公司申请融资租赁事项提供担保合计不超过人民币3亿;

2019年11月,明阳智能为控股子公司新疆华冉向华润租赁有限公司申请融资租赁事项提供担保合计不超过人民币2.5亿;

2019年12月,明阳智能为全资子公司河南天润向中信金融租赁有限公司申请融资租赁事项提供担保合计不超过人民币8000万元。

据统计,截至目前,明阳智能及其控股子公司已签订对外担保合同总额高达107.6亿。而根据日常营运需求及项目建设情况,明阳智能及其控股子公司对外担保主债务余额为66.5亿,是公司2018年度经审计净资产的1.49倍。

作为资本密集型行业,良好的资金链状况是保证风电公司良性持续发展的关键。巨额的担保贷款,暴露出明阳智能面临资金压力难题。

与此同时,高比例的担保债务比例,也为公司正常经营与再融资埋下隐患。

尽管有关各省接棒地补传言甚嚣尘上,亦有传言称广东已明确对海上风电进行省补。但事实是,广东对地补问题尚无明确意见,仍处在考虑当中。

如今,2022年海上风电国补已明确取消,失去政府补助的明阳智能将何去何从?

对明阳智能的大股东而言,此时或许是减持套现的最佳时机。

关键字:海上风电 明阳智能

中国储能网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储能网:xxx(署名)”,除与中国储能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者单位如需转载需注明来源(中国储能网)。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储能网)”的作品,均转载与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但并不意味着中国储能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以及引用的图片(或配图)内容仅供参考,如有涉及版权问题,可联系我们直接删除处理。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版权问题与本网无关,想了解更多内容,请登录网站:http://www.escn.com.cn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