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浏览中国储能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光伏企业  返回

起底阳光电源的央企故事与业绩翻盘

作者:中国储能网新闻中心 来源:新京报 发布时间:2020-03-25 浏览:
分享到:

中国储能网讯:阳光电源再次抱团央企。

3月24日,新京报记者自工商资料获悉,合肥阳光退出了原由其全资持股的巨野县峻阳新能源发电有限公司(下称“峻阳新能源”),由央企背景的三峡新能源接手。

新京报记者详查工商资料发现,过去数月阳光电源已密集退出多家电站项目子公司,三峡方面接手了其中多家股权,国电投旗下的上市公司吉电股份和威宁能源也已展开大举收购。

3月17日,就阳光电源与三峡新能源、吉电股份等的合作情况,阳光电源方面回复表示,该事项属于商业机密,不太方便透露具体合作细节。

阳光电源是以逆变器起家的光伏巨头,在众多光伏电站企业陷入资金紧张之际,其近年来大举杀入这一高投资领域,成为业界最大黑马。在商业模式上,阳光电源选择了EPC乃至全生命周期的解决方案,而财大气粗的央企正是它合作的重点对象。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国内长期基本没有纯粹的以光伏电站为主业的上市公司。相比来说,有主营业务的上市公司再跨界做光伏电站则不在少数,阳光电源正是其中的代表。

三峡集团的接盘

工商资料显示,3月13日,合肥阳光退出了原由其全资持股的巨野县峻阳新能源发电有限公司(下称“峻阳新能源”),由三峡新能源接手。

阳光电源2016年年报显示,峻阳新能源为其报告期内新设电站项目子公司。

峻阳新能源据称曾与风电项目有关。

据中国山东网菏泽频道公开报道,2018年7月,菏泽市国土资源局发布建设用地项目审批,巨野县峻阳新能源发电有限公司100MW风力发电项目即在其中。

巨野县宣传部去年5月消息显示,包括峻阳风力发电在内的一批过亿元省市重点项目正开工建设。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10月,合肥阳光曾将持有的峻阳新能源全部股权—23736万股出质予江苏金融租赁股份有限公司,登记编号为371724201906210004。目前该条股权出质登记信息状态已为“无效”。

此外,去年6月,峻阳新能源工商信息显示其增加了一条编号为“37172019008716”的动产抵押登记信息,抵押权人为江苏金融租赁股份有限公司,被担保债券数额为52700.1万人民币。

峻阳新能源目前的股东三峡新能源,为央企三峡集团旗下,据官网介绍为三峡集团第二主业的战略实施主体。目前,三峡新能源正在冲刺A股上市。三峡新能源1月下旬发布的2020年新春贺词显示,2020年将是公司冲刺“A股上市”和实现“三步走”发展目标第一步的关键之年。

阳光电源与三峡的交集由来已久。

去年11月,新京报曾报道,阳光电源旗下两家项目子公司发生股权变更,阳光电源淡出,接盘方分别为三峡新能源集团和国有控股上市公司吉电股份。阳光电源方面回复称,上述两个项目属于公司的BT业务,即开发建成再移交。

自2019年12月至今,阳光电源与三峡的合作继续推进。

工商资料显示,2019年12月31日,阳光电源的全资子公司合肥泽洋新能源科技发展有限公司退出了原由其全资持股的始兴县金煦新能源发电有限公司,由三峡新能源接手。

忠县吉电新能源有限公司(下称“忠县吉电”)工商资料显示,其股东之一、阳光电源旗下的合肥阳光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合肥阳光”)将其持有的忠县吉电股权出质予三峡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出质股权数额为3228万元,登记编号为500233001111905。

忠县吉电的股东共两名,为持股80%的中国三峡新能源(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三峡新能源”),和持股20%的合肥阳光。

三峡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三峡资产”)与三峡新能源都属于三峡集团旗下,为三峡集团辅业资产处置、经营和盘活的专业平台。

国电投加入接盘序列

与三峡的长久合作外,阳光电源还与另一家国资产生交集。

新京报记者梳理工商资料看到,2019年12月27日,合肥阳光退出全资子公司池州市欣阳新能源发电有限公司,由安徽吉电新能源有限公司接手。

2019年12月27日,阳光电源退出全资子公司青阳县菖阳新能源发电有限公司,由安徽吉电新能源有限公司接手。

2月13日,合肥阳光退出原由其全资控股的大庆市合庆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由吉林吉电新能源有限公司接手。

经股权穿透,吉林吉电新能源有限公司与安徽吉电新能源有限公司均为上市公司吉电股份的全资子公司。据吉电股份2019年半年报 其第一大股东为持股19.61%的国家电投集团吉林能源投资有限公司。

此外,国电投集团旗下另一上市公司威宁能源展开对阳光电源资产的主动收购。

据威宁能源今年1月公告显示,拟以5948.56万元收购合肥阳光持有的毕节徽阳新能源发电有限公司70%股权;拟以1660.4万元收购合肥阳光持有的连州市深亚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70%股权。

同日,威宁能源另外数则公告显示,其拟以14293.30万元收购合肥怀归新能源投资有限公司持有的兴宁阳星太阳能发电有限公司70%股权;拟以1207.08万元收购合肥卓言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持有的韶关玥阳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70%股权;拟以7179.80万元收购合肥彬霖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持有的乐昌市金扬新能源发电有限公司70%股权;拟以4949.88万元收购合肥龙隆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持有的黔西南州陇阳新能源发电有限公司70%股权。

合肥阳光之外,上述作为交易对象的合肥怀归、合肥卓言、合肥彬霖与合肥龙隆均为合肥阳光全资子公司;而上述六家交易标的公司均由合肥阳光直接或间接全资持有。

据计算,合肥阳光或将通过上述交易获得超过3.5亿元。威宁能源称,此次收购,有利于贯彻落实公司发展战略,提升公司的综合实力。

逆变器巨头大跨界

阳光电源为何频频与央企产生交集?

3月17日,就前文事项,阳光电源方面回复新京报记者表示,大部分涉及的都是阳光电源公司BT业务合作、发展需要作出的变更。

对于阳光电源与三峡新能源及吉电是否有其他合作?对方表示,该事项属于商业机密,不太方便透露具体合作细节。

3月24日,新京报记者梳理阳光电源2019年半年报看到公司与第三方签订合作协议,约定部分项目子公司所投资建设的电站系统集成项目建成后即将该子公司的股权转让给第三方,金煦新能源即为此例。

今年3月,在回答投资者提问时,阳光电源曾表示,公司电站业务并非单纯的EPC业务,可以给客户提供覆盖开发、EPC建设、运维全环节的全生命周期解决方案。

对此,一位光伏产业从业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EPC模式在工程建设领域极为普遍,通俗来说就是企业不以拥有建筑物、电站为目的,而是建好再卖掉,赚取相对固定的利润。

在他看来,阳光电源得以在光伏电站领域大举扩张,与其上市公司的身份和融资便利有关。光伏电站本身虽然是优质资产,但建设资金需求极大,回款则可能很慢,企业很难上市,以至于国内长期基本没有纯粹的以光伏电站为主业的上市公司。相比来说,有主营业务的上市公司再跨界做光伏电站则不在少数。

新京报记者翻阅阳光电源历年年报,自2014年起,电站的营收贡献即超过逆变器,并自此保持领先。其时距离阳光电源在2013年年报中首次提出发展光伏电站系统集成业务等作为新的业绩增长点仅隔一年。

在刚刚过去的2019年,阳光电源的电站扩张仍在加码。

2019年7月,国家能源局公布了2019年第一批平价和竞价项目名单,阳光电源据称以1570MW竞价项目规模成为最大黑马,引发业界高度关注。

阳光电源上月末发布的2019年度业绩快报显示,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总收入135.05亿元,同比增长30.25%;归母净利润8.91亿元,同比增长10.09%。

由此,阳光电源自2018年年报业绩下滑后,时隔一年净利润实现同比正向增长。

券商中金公司日前在一份研报中预测,阳光电源在国内竞价项目节点的约束下,其预计全年新增装机仍有望达到50吉瓦,同比增长60%,因此阳光电源核心EPC业务量有望同比增长60%以上。

新京报记者 赵毅波 朱玥怡 编辑 孙勇 校对 危卓

关键字:阳光电源

中国储能网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储能网:xxx(署名)”,除与中国储能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者单位如需转载需注明来源(中国储能网)。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储能网)”的作品,均转载与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但并不意味着中国储能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以及引用的图片(或配图)内容仅供参考,如有涉及版权问题,可联系我们直接删除处理。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版权问题与本网无关,想了解更多内容,请登录网站:http://www.escn.com.cn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