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浏览中国储能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首屏 > 新闻 > 储能资本  返回

许家印300亿砸入汽车业:恒大新能源如何造血是关键

作者:彭苏平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发布时间:2020-03-31 浏览:
分享到:

3月30日下午,恒大健康产业集团(00708.HK,下称“恒大健康”)发布的2019年业绩报告显示,去年新能源汽车业务净亏损33.1亿元人民币,亏损幅度同比增加了近一倍。

2008年上市的恒大健康,是恒大集团布局新能源汽车和健康行业的平台。2018年恒大健康开始涉足新能源汽车,去年更是频繁收购汽车产业链上下游公司,并喊出了“3-5年成为世界规模最大、实力最强的新能源汽车集团”的目标。

但与所有刚刚进入汽车制造行业的公司一样,恒大此刻面临的,是“理想丰满,但现实骨感”。2018年至现在,恒大新能源汽车业务已经总计亏损超50亿,而从恒大健康高管透露出的信息看,今年亏损局面仍不会改变。

在财报发布之后举行的业绩交流会上,恒大健康首席财务官潘大荣表示:“这种状态(指亏损)是阶段性的、暂时性的,到2021年恒驰全系列产品陆续实现全面量产后,我们的报表数据会有非常明显的改善。”

他特意强调了恒大健康背后的恒大集团,称恒大集团作为“总资产2.1万亿、年销售规模超6000亿、世界500强排名第138位”的企业,有足够的资金实力对新能源汽车业务进行投入。

新能源汽车业务正在争分夺秒地进行,恒大试图传递出这样的信息。“目前我们的工程技术、造型设计和生产制造等各项工作都在紧张有序推进中,进展顺利。即使在西方圣诞新年和春节长假期间及当前严峻的疫情下,在欧洲的恒大项目团队从未休战。”恒大健康集团副董事长兼瑞典NEVS总裁彭建军表示。

业内期待恒大尽快向市场提交自己的作品,作为最有资金实力的“造车新势力”,恒大会如何诠释新能源汽车,又将收获怎样的成绩?

尽管背靠恒大集团,恒大健康强调“不差钱”,但从企业经营的角度,长期亏损运营并不现实。况且,近期恒大内部的一些人事变动也在一定程度上说明,在新冠肺炎疫情的特殊背景下,恒大本身资金压力也在趋紧——新能源汽车业务如何自己“造血”,将是恒大需要面对的问题。

汽车累计投资超过300亿

新能源汽车业务大规模亏损的重要原因是,当前业务展开较少,收入较少,而汽车产业投资初期,往往会耗费大量资源。

潘大荣表示,目前恒大新能源汽车产生亏损的主要原因是因为尚处于投入阶段。“报告期内,我们的资金主要投往基地建设、设备、研发、股权收购、材料及制造费用等方面,同时新车还没量产交付,两者结合便会造成投入多、利润少的局面。”

他还指出,汽车业本就是产业链长、回报周期长的行业,尤其是新能源汽车,纵观全球范围,绝大部分新能源车企因为处于投入阶段,都出现不同程度的亏损,即便是全球最大的新能源车企特斯拉,上市十年至今也还没实现过年度盈利。

财报显示,恒大健康2019年新能源汽车收益为6.6亿元人民币,没有整车销售收入,主要由锂离子电池销售在支撑。6.6亿元收入中,锂电池销售额为5.88亿元,技术服务6579.6万元,汽车组件销售额为629万元。

而近两年来,恒大健康斥下巨资在新能源汽车产业链上进行大举并购,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仅过去一年,恒大健康在企业并购层面就耗资超100亿元人民币,若加上以往的投资,总规模已超过300亿。

从年报等公开信息看,恒大健康规划5-18年摊销新能源汽车专利、专有技术与特权成本,2-10年摊销已收购的电脑软件特许使用权。即便在长期摊销之下,短期的经营业绩也难以抵消投入资金。

值得一提的是,在收购瑞典NEVS之后,恒大还是没有一分汽车整车销售收入。去年,在那场很受瞩目的恒大新能源汽车集团全球战略合作伙伴峰会上,恒大高调“量产下线”了“国能93”(“NEVS 93”),但这款车却意外消失在了恒大的产品规划序列中。

在业绩交流会上,恒大健康高管们谈到产品上市规划时,并没有提及这款“量产下线”的“国能93”以及生产这款车的天津基地。

彭建军表示,通过设立在奥地利格拉茨的AEPMT(欧洲项目联合指挥中心),对分布在德国与奥地利的3个车型项目组,分布在欧洲、日本、美国的造型设计团队等团队进行统筹管理,确保新车型如期于2021年底~2022年初实现大批量投产。

潘大荣在提及新能源汽车业务报表数据时也表示,“到2021年恒驰全系列产品陆续实现全面量产后,我们的报表数据会有非常明显的改善。”

问及新能源汽车生产基地情况时,彭建军特别“拎出”了广东南沙、上海松江两个生产基地,表示他们将于2020年下半年竣工,2021年投产,首期规划产能均为20万辆,但没有提及已经建设完毕、已经具备量产功能的天津基地。

值得注意的是,恒大方面并未表示恒驰系列产品将率先在哪个基地展开生产,而“国能93”及其背后的萨博平台似乎不再是恒大的重点。彭建军在介绍正在同步研发的14款车型时候表示,已“基于本特勒底盘,开发出恒大3.0架构下的大、中、小三大平台”。

国能和天津基地似乎被“边缘化”了。有接近恒大的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公司内部甚至已经在传天津基地要被出售的信息,但从其资源和地位来看不太可能。

天津基地是国能汽车及其创始人蒋大龙在国内的首个整车项目,拥有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是恒大在建的生产基地能够正常运转的前提,需要指出的是,如严格遵从汽车产业投资管理规定,也只有天津基地达产后,其他基地才能进行生产。

继续“买买买”?

新能源汽车耗资巨大,不过,恒大对这种状态也颇有心理准备。

此前,恒大集团董事局主席许家印便表示,恒大在新能源汽车的三年投资预算是450亿,其中,2019年投资200亿、2020年投资150亿、2021年投资100亿。尽管近两年投资额度将逐渐减小,但从绝对量上看仍是相当大的规模。

恒大将在新能源汽车方面持续投入,恒大健康的高管也在业绩发布会上重申了这一点,并表示会继续投入研发和制造。按照规划,恒大将研发14款新能源车型,并在2021年底~2022年初实现大批量投产。

值得关注的是,恒大还会继续进行并购吗?在过去一年中,恒大健康先后入股了瑞典NEVS、上海卡耐新能源、泰特机电等新能源整车、电池、电机等产业链上下游企业,在更早的2018年,恒大还斥资145亿元成为汽车经销商集团广汇集团的第二大股东,大手笔并购是恒大进军新能源汽车产业的特色路径,许家印也将“买买买”视为恒大的策略之一。

此外,恒大有计划进一步加强在控股公司中的地位。去年11月,恒大健康曾发布公告称,将通过全资子公司Mini Minor向NEVS增资30亿美元,增资完成后,恒大将持有NEVS的82.4%股权,NEVS创始人蒋大龙控制的National Modern将持有NEVS的17.6%股权。

据悉,上述增资并未完成,具体交易将“在一年内作出”。而在此之前,恒大健康也曾增资电池企业卡耐新能源。2019年7月,恒大健康子公司恒大新能源科技集团与深圳市邦亚电子科技有限公司签订协议,前者出资1.78亿元人民币收购上海卡耐新能源有限公司9.5890%股权,而之前恒大已经收购了卡耐新能源70.27%股权。

显然,恒大并购的步伐并不会戛然而止。不过,在财大气粗地收购产业链上下游公司时,恒大内部也开始出现变化,“土豪”如恒大,也面临着疫情之下经营压力增加的情况。

3月17日,恒大集团发布了一则关于在集团系统海选恒大宝集团人才的通知,要求各单位结合业务开展情况进行推荐。各单位上报调岗人员名单后,恒大这一内部变动迅速在社交网络发酵。

启信宝的数据显示,恒大宝集团有限公司成立于2020年2月28日,注册资金30亿元,由深圳市盈贸投资有限公司100%持股,经营范围为房地产销售、汽车、电动车、新能源汽车的销售等。

这轮调整中,恒大新能源汽车也不能排除在外。一位恒大新能源汽车内部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恒大集团旗下所有业务均有波及,新能源汽车也不例外。

关键字:恒大新能源汽车

中国储能网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储能网:xxx(署名)”,除与中国储能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者单位如需转载需注明来源(中国储能网)。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储能网)”的作品,均转载与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但并不意味着中国储能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以及引用的图片(或配图)内容仅供参考,如有涉及版权问题,可联系我们直接删除处理。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版权问题与本网无关,想了解更多内容,请登录网站:http://www.escn.com.cn

相关报道